我是一个在gay吧打工的直男小说大结局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19-10-100举报小编:zhuql

    《我是一个在gay吧打工的直男》小说上线啦,邀您一起阅读主角是夏植沈昳的小说,我是一个在gay吧打工的直男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夜晚的街道很安静,巷子里空无一人,我兀自低头思索着自己要是答应了算不算***,却没注意到面前不知何时靠近到咫尺之间的高大人影。

    我是一个在gay吧打工的直男小说精彩试读

    “所以呢?你马上答应他了?”

    电话那头传来发小掩藏不住兴奋激动的语气,我翻了个白眼,道:“怎么可能。”

    我这么矜持的人,怎么会因为一点小钱就轻易抛掉节操。

    当然是先象征性地推拒一下啊。

    ……

    短暂的震惊过后,我很快反应过来,端正表情道:“这不太好吧。”

    “怎么?”他问。

    “万一你到时候……没忍住做了其他多余的事怎么办?”

    “嗯?什么多余的事?”

    “就……你自己心里没数吗!”

    他笑了,接着一本正经道:“我保证不会做不该做的,放心了吗?要不然签个合同?”

    还签合同?他真他妈当成一笔正经生意了啊?

    我无语极了,实在跟不上这人的脑回路。

    “答应了?”他低声催促。

    “我……我考虑一下。”

    夜晚的街道很安静,巷子里空无一人,我兀自低头思索着自己要是答应了算不算***,却没注意到面前不知何时靠近到咫尺之间的高大人影。

    “夏植。”沉沉的声音唤我。

    我下意识抬头,嘴唇却撞上了他的下巴,一瞬间轻轻擦过的触感分外明显。

    还没来得及后退一步,他托住我的脸,顺势就吻了上来。

    这一下来的过于猝不及防,我惊讶之下一张口,便让他瞬间得了逞。

    靠!这个混蛋!

    这他妈还是在街上呢!

    和上次在车里不一样,他的动作从容不少,入侵的舌尖沿着唇齿有恃无恐地扫荡,随时可能被人撞见的惊恐使我的肾上腺素疯狂上涌,心跳得像要破开胸口蹦出来。

    我使劲推他却纹丝不动,反倒是我自己腿软得站不住,靠着墙往下滑,整个人几乎挂在他身上,被他一手托住大腿往上提。

    大脑划过一瞬间的清明,我抓住机会反抗,在他嘴上咬了一口。

    咬得有点狠,有淡淡的***气,他轻嘶一声,居然不依不饶地捞着我又亲了一会,才将将放开。

    我瘫在墙上抹了把嘴,愤怒道:“你他妈有病啊?老子还没答应!”

    他依旧离我很近,***了下嘴角上的伤口,眼神沉了一会才渐渐恢复清明,又伸手揉我的脸。

    “……我总得先尝尝甜头。”他说。

    低语间,他的气息扑在我脸上,我不适应地扭了扭头,在心里疯狂撇嘴。

    尝个鬼啊,我看这奸商是来验货还差不多。

    我发现自己能站稳时,便立刻把他推开,这会倒是没怎么使力就成功了。

    “这他妈必须得算钱啊,你不准赖账。”

    闻言,他的眼里闪过阴谋得逞的笑意,道:“你不是还要考虑一下吗?”

    我*!我猛的反应过来,被坑了!!

    这人的手段也太他妈阴了,我气得心肌梗塞,怎么没干脆把他咬死!

    可这下怎么办?我彻底踟蹰起来,答应的话就是上了这人的套,可要是不答应,我他妈岂不是被白占了便宜?

    往旁边瞄一眼,这人神情怡然自得地往前走,俨然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看得我心头火大。

    尽管脑子里还是一团乱,但我实在不想让这人这么快如愿,怎么着也得先整整他,以报刚才被坑之仇。

    思及此,我蓦地停下脚步,道:“酒店就在前面,大厅里有其他志愿者接待,我先回去了。”

    他转身看我:“决定好了?”

    我沉默片刻,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迎着他的眼神上前一步,伸手拉着他的领带往下拽。

    他微讶,但还是跟着俯下身,看我要做什么。

    我仰头凑近他耳边,动作没控制好,嘴唇不小心在他耳根处蹭了一下,明显感受到他整个人一僵。

    我没多想,自顾自压低了声音恶狠狠道:“你他妈有本事自己猜啊!”

    说完我转身就逃,跑到十步开外后停下,转身发现他还一动不动站在原地,猖狂地笑了一声:“等着,爷爷我明天再告诉你!”

    ……

    虽然损失很大,但我最后好歹算是扳回一城,想起来就觉得心情好受了许多,因而不无得意地把过程告诉了我发小。

    她那头却又突然没了声音,我隐约听到压低的不断吸气声,顿时有了不太好的联想,她该不会又掉到床底下了吧?

    “*!”她突然大吼一声,“老子面膜笑裂了!”

    我:“……”

    那头一阵窸窸窣窣,大概是把面膜揭了下来,她的声音正常了不少,憋着笑道:“小夏夏,你是真的傻啊。”

    “怎么说话的?”我气道,“我哪里傻了?”

    她却没有回答我的质问,只是叹了口气道:“这个大一,真他妈是个商业鬼才,你斗不过他的。”

    “什么大一,”我皱着眉纠正,“他都大四毕业了。”

    “我是说……唉,算了你不懂,”她转而道,“你打算明天答应他了?”

    “唔,”我闷闷地应了一声,本以为她会嘲笑我为钱丢节操,结果她却“***”笑了一声:“这波不亏。”

    ……

    我:“再见。”

    “哎等等,你刚刚说那个大……四,叫什么来着?”

    “沈昳,怎么了?”

    “我怎么觉得有点耳熟……”

    我:“不是吧?你还认识他?”

    她道:“不可能,我要是认识这么极品的男人,怎么可能没印象?啧,奇怪,可能我在什么地方听过吧。”

    我熟知我发小的习性,对一切帅哥***自带奇妙感应,见哪个都觉得有缘,便也没觉得奇怪,只当是她花痴病又犯了。

    第二天我轮的是下午的班,因而一觉睡到了十点,起来吃了顿早午饭,才慢悠悠往会场走去。

    午休还没结束,我走***一眼见到那人和他的几个外国同学站在一处闲聊,从后面经过时,正好听到一个棕发男人用英语问他嘴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我一惊,立刻掩着脸不动声色地退开两步,却听见他懒懒地笑道:“唔,猫咬的。”

    几个外国人立刻明白过来,暧昧地追问道:“你昨天不是早就回去了吗,哪来的小野猫?”

    他摇摇头,一本正经:“家养的。”

    我看着他脸上欠扁的笑意,恨不得冲上去往他***上踹一脚。

    去你妈的家养!张口就瞎几把扯淡,以为我听不到是吧?

    我感觉自己这几天都快被气得折寿了,连忙远离此地去搬几箱器材冷静冷静。

    在会场大楼后面的花坛再次碰到他时,我的心绪已经平复了不少,可以忍住掐死他的冲动了。

    他把西装外套挂在手上,松了松领带,道:“现在可以说了?”

    我注意到他眼下有淡淡的青色,心道开这个会还挺累人的嘛,晚上还熬夜呢。

    当然没有心软的意思,只是幸灾乐祸了一会,我便清了清嗓子正色道:“答应之前,具体事项要搞清楚吧,你昨天晚上……咳咳,那什么了那么久,难道也算五十?”

    他对这个问题并不意外,只是道:“你这会倒是挺精明的。”

    那是,跟钱有关的事能糊涂吗?

    再说,他要是以后都像昨晚上那样,那我不得亏大发?还做个毛生意啊?

    “你这个得按小时……不对,按秒收费!”

    他赞同地点头:“你负责计时?”

    靠,这种事谁他妈还会预备计时啊,又不是变态!

    “那只能估算了,”他道,“昨天那下……一百五?”

    我本来想说一百,见他主动提价,心中一喜,面上照旧滴水不漏地勉强点头。

    照这么算的话,那我岂不是很快就能还清这四千二了?

    到时候就能提前回到我直男生活的正轨,还多拿一笔钱,简直美滋滋。

    四下无人,我想着想着,面前的人就又有凑过来的趋势,我忙一个激灵后退躲开,道:“等等等等,我得做个补充说明!”

    他不满地直起身:“怎么?”

    “你你你下次……不准在街上……那啥!光天化日占便宜,被人看到怎么办!”

    那我直男的清白还要不要了!

    他闻言,脸上刚刚露出点不悦,突然又想起什么,缓下脸色欣然同意:“行,下次去酒店。”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