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巧颜晏萧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时间:2019-11-090举报小编:zhuql

    主角是陆巧颜晏萧的小说《狸猫大人好妖孽》正在火热连载,想看免费阅读的亲们千万别错过啦!我答应你去丞相府入职,不过玩火自焚,你要做好准备。在这别苑待的三年,晨钟暮鼓,晏言也想通了,既然无法逃避,或许这就是今生的修行。

    陆巧颜晏萧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次日清晨,初日照高林,晏言和晏青两人上山,山林的夏日总是比山下要来的晚些,微风拂过脸庞,吹起鬓角的发,竹木的香气迎面而来,清泉小涧哗啦啦流过,润人心肺。

    愈往上走,雾渐浓,阳光还未照射进来,眼前氤氲不明,晏言凭着记忆走过脚下的山径,来到山门前,一座八尺高的影壁,上有彩色琉璃拼砌而成的三条飞龙,活灵活现,暴出数寸。

    这座影壁是为晏言求见妙贤大师所建,晏言与佛的渊源还要追溯到十岁那年。

    晏言幼时体弱多病,一次高烧多日不见好,长生堂也束手无策,眼见一天天过去,晏府上下心急如焚,生怕他就此夭折,或日后落下什么病根。

    一日傍晚,遇饮光寺和尚化缘,萧玉敬重僧人,请他进屋用斋饭。逗留中,和尚发现晏府的人眉宇间有一丝愁云。问后才知,他们少爷病了,提出可不可以前去看望,萧玉同意了,引他进内室。

    和尚见床上的人眉间一点朱砂痣,娥眉秀眼,骨骼清奇,竟长得像庙中的菩萨,只是在连日来病痛的折磨下脸色苍白,身躯轻瘦。

    相见即是缘,和尚为他诵经加持。

    之后,晏言的病情奇迹般逐渐好转起来,待身体恢复健康后。萧玉差人在饮光寺门前建了这座三龙壁,让晏言亲自送上山,这时才知道,原来那日为他诵经加持的是寺内弘法大师妙贤。

    妙贤大师留他在寺内,给他讲佛法,晏言颇有慧根,一点即通,相谈甚欢。因父母健在,又是家中独子,不能遁入空门,妙贤大师收他为俗世弟子,教他练武,授他经书。此后,晏言每年都要独自来饮光寺修行几个月,妙贤当了方丈后,允他在寺庙后方的翠竹林建一座别苑,作为他单独的栖身之所,平时由知客看管打理。

    两人走进寺内,天王殿前方夹道有两棵旃檀,妙贤方丈站在树下,手持念珠,丰神秀朗,看着晏言和晏青端着骨灰罐慢慢走近,就像在看一棵树,一株草。

    晏言跪在妙贤方丈跟前,“弟子尘缘已断,愿皈依三宝,请师傅度弟子入佛门。”

    “佛本无门,又何须入也,”妙贤大师抬手,盖在晏言头顶上,“你六根未净,还有苦难要渡,暂且在寺内住下吧。”

    三年后。

    首夏犹清和,芳草亦未歇,又是一个初夏。

    晨钟响起,回荡在林中,晏言推开门,着青色粗衫,眼前是一小片橘林,绿叶素荣,纷其可喜,在云雾中若隐若现。

    “少爷,你起床了,”晏青提了一桶水进来。

    “嗯。”晏言手中的箫在指间划了个圈,与空气快速摩擦发出“呼呼”的声音,“我去后面的翠竹林练功了。”

    “好的,少爷,知客行者昨天送了新鲜的蔬菜过来,我去煮素菜粥,你回来就可以吃了。”

    穿过橘林,眼前都是青翠的竹子,薄雾缭绕,仿若人间仙境。晏言脚下发力,飞入浓雾里,很快又落在竹林中,脚下落叶只微微忽闪几下,纹丝不动,风过无痕。晏言提身,像轻烟一样与薄雾融为一体,招式位置变化极快,应接不暇,有时甚至出现两重,三重影像,且招式不同,好似两三个晏言同时在练武。

    半个时辰后,晏言回到别苑,有人在院子里等他,站在橘树旁,欣赏正开得繁茂的橘花,神情专注,好像这小小的白色花朵上隐藏着值得人深究的秘密。

    “老晏也觉得这橘花开得可喜吗?”晏言说道。

    晏怀听到有人同他说话,才拉开自进门以来就一直停留在树上的视线,“老晏在想,十年前,晏府改造园林,少爷问老晏要的几十颗橘树幼苗,原来是种在这里,如今,这些橘树倒成了晏府留下的唯一东西。”

    “这些橘树早就落根于此,从种子长成幼苗也在别处,怎么能说是晏府的东西?”

    “它们毕竟在晏府待过,而且是有生命的东西,不是冷漠的灰烬,”晏怀察觉到晏言不太愿意听他说这些,转移话题,“屈原说橘树深固难徙,廓无求兮,苏世独立,横而不流。少爷也这么觉得吗?”

    “这些橘树在晏言眼里,不过是能结出橘子的果树,怎能与三闾大夫眼中的橘树相提并论。”晏言说完,兀自进屋去了。

    晏青刚盛了热粥放在食案上,坐在案旁与晏言一起吃早饭,晏怀也进来了。

    “老晏来了,正好赶上吃饭,锅里还有呢,要不要一起吃?”晏青说着就要起身去端一碗来。

    “不了,你们吃吧,老晏清早上山,不是来吃早饭的。”

    “那你是来做什么的?借橘怀念故地?”晏言问道。

    晏怀掏出一份文书,上前递给晏言,“少爷,这是丞相府的上任文书。”

    晏言放下碗筷,接过文书,打开,文末赫然有一个印文——丞相之印,粗略一看内容,是请他去帝都做一名丞相少史,“这是怎么回事?”一下没了吃饭的心情。

    “少爷还记得三年前,事发前晚,老晏连夜出去的事情吗?”

    “老晏那晚,是去了何处?莫非早料到晏府将有祸事降临,提前逃了。”

    “老晏上了翠竹山,奉老爷的命令,转移府库内钱财。这官职是老晏擅自用晏府的银子捐的。”

    晏青听到这里,也停了手中动作,看向晏怀,大眼睛里满含不解,但不知该如何开口。

    晏言突然起身,靠近晏怀,两人间只有几拳之隔,脸上神情严肃,“既然这样,那晏府留下的东西应该不是这些橘树,而是你口中的银子。”他心里知道从乔望之失踪,到灭门之灾,再到今日丞相府的上任文书,背后有一股动力在驱使,把与之相关的人都推到一起去,而驱动这一切的,他想知道。

    晏怀心里有一丝压迫感,这是往日与少爷相处从未有过的感觉,他一直是温润如玉,使人如沐春风的,三年前那场血案,也是改变了他的。

    “我答应你去丞相府入职,不过玩火自焚,你要做好准备。”在这别苑待的三年,晨钟暮鼓,晏言也想通了,既然无法逃避,或许这就是今生的修行,“从今以后,我以母亲的姓为名,我叫晏萧。”

    “晏萧,”晏怀怔了一下,为这个名字。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