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无双战神帝世天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无双战神帝世天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无双战神帝世天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火爆全网的无双战神帝世天全文免费阅读哪里能看?本站为您分享帝世天周蜜小说在线阅读:怎么回事,天怎么突然黑了?!”“不,不会是…”在场所有人,此刻无不是心神巨颤,实在是眼前的一幕太过震撼。

3

举报
下载阅读

火爆全网的无双战神帝世天全文免费阅读哪里能看?本站为您分享帝世天周蜜小说在线阅读:怎么回事,天怎么突然黑了?!”“不,不会是…”在场所有人,此刻无不是心神巨颤,实在是眼前的一幕太过震撼。整片天空,突然间仿佛被遮住了一般,那一道道肉眼可见的雷霆,就仿佛是活物,在俯视众生。

小说简介

帝世天的举动看似胆大妄为,实则已经手下留情。如果不是当着家人的面,就凭张天海扬言要弄死他父母这一条,都够他死千百次了。他凭什么如此猖狂?难道有些家底,就可以任意欺压他人?虽然人人还做不到平等,但这个世...

无双战神帝世天全文阅读

“这……”
“怎么回事,天怎么突然黑了?!”
“不,不会是…”
在场所有人,此刻无不是心神巨颤,实在是眼前的一幕太过震撼。
整片天空,突然间仿佛被遮住了一般,那一道道肉眼可见的雷霆,就仿佛是活物,在俯视众生。
天,在咆哮。
而雷狂和唐通两人见此一幕,此刻除了面色凝重之外,更多的惶恐。
没错,就是惶恐。
帝世天双眸血红一片,身上的血液早在一瞬间蒸发。
眼神,如老旧的机械,缓缓扫过在场四家以及宋伟三人的面孔。
最后,漠然开口:“片刻!只需片刻!本神就送你们下九幽黄泉,尝尽那地狱之火,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轰!
这番话,如同惊雷在所有人的脑海中轰然炸开。
难以理解。
以他们的认知和见识,实在难以理解,因为在他们看来,那是只有神才能做到的事。
不等他们多想,帝世天原先站立的地方已经炸开一个大洞。
四周,如天火熊熊燃烧。
众人定睛,只见他此刻已经来到了姬甜的身边,九根绽放着紫色光芒的银针嗡嗡作响,而后扎在了姬甜身上。
“以吾之名,向天取一丝生机!”
轰!
那道如同来自九天之外的声音,连天地都为之震动。
雷霆在咆哮,帝世天身上的紫光大甚,不停向姬甜体内汇聚。
“这股气息……”
宋伟盯着帝世天的背影,心中早已震撼到了无法形容的地步。
他从未见过,有那个人的气息,能强大到如此地步。
这简直,就是超乎想象。
“公子,虽然很不想说,但我觉得,我们真的该跑了,再晚就来不及了。”
两个唐装中年人比他好不了哪去,此刻五指都是麻的。
七重天?
在这股气息下,他们感觉到的只有渺小,和难以触及。
那是一个深渊,一个足以让所有人落下就绝对爬不出来的深渊。
跑吗?
宋伟一愣,但很快下定决心,连头上的冷汗都来不及擦,转身就跑。
这……
余下吴四家的人,更是如同见了鬼一般的震惊。
望着正在救治姬甜的帝世天,他们全都没有犹豫。
“跑!”
“快跑!”
“这尼玛到底是怎么回事,他难道真的是铁打的吗?”
“无法理解,这根本就不是人,这天地异象我可不相信是平白无故出现的。”
“……”
最后,一个个的都没有丝毫犹豫,全都落荒而逃,拼了命的想着离开这片区域。
轰隆!
一道闪电,此时毫无征兆的落在了帝世天的身上。
“将军!”
“将军!”
雷狂两人被余波给震的老远,皆是焦急的大喊了起来。
也辛亏,这一幕没被其他人看见,不然非得原地吓死不可。
天地异动,是冲着帝世天来的。
“哼!”
帝世天猛的回头,目光好似冲向了那九重天内,声音炸响:“别碍事!!”
唐通:……
雷狂:……
千载难逢的机遇,这世俗间,除了他之外无二人幸得。
偏偏,他不要。
……
唰!
唰!
与此同时,大华各地不知名处,一个个打坐的老者,猛然间睁开了那双浑浊的双眼,齐齐望向松山方向。
内心,皆是掀起惊涛骇浪。
竟有人,能在世俗间引来天地异动?!
成败不论,当是此举,这世间便无他人能齐肩,举世无双!
松山。
全城人士惶恐不安,天空的奇景,宛如世界末日来临。
交织在一起的雷霆,欲要毁灭一切。
全城的电子设备,在这一刻全部陷入瘫痪状态,所有人都抬头看向天空,被吸引的同时,又是无法形容的压抑。
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毕竟这种景象,他们一生只见过这一次。
也不知是幸运,还是灾难。
世界某处,一片烟雾缭绕的地方,一个背着布旗的青年。
青年眉头微动,仿佛有所感知。
其后,五指跳动,意外开口:“哟哟,比预计中来的要快那么一些嘛,不过,貌似不是很顺利呢。”
“这样也好,毕竟是天赐者。”
……
仓库。
帝世天十指微颤,紧紧盯着姬甜那张惨白如雪的脸庞。
“今日,你不惜为我舍命。”
“今日,我也能为你,不破这境,不入这帝之道。”
紫色的光芒,如火焰般越烧越猛,同时也引动天上的雷霆,咆哮不止,仿佛在愤怒帝世天的无视一般。
随着帝世天嘴角溢出一丝鲜血,姬甜的眉头终于微微颤动了一下。
见状,帝世天脸上露出了从未有过的笑容。
因为雷霆的缘故,帝世天上身的衣物已然化为灰烬。
背后的那条紫纹神龙,仿佛比以前变的更加凝视了,那双眼睛,睥睨一切,仿佛真龙降世俯瞰天下。
赤裸着上身的他,轻轻将姬甜抱了起来,而后交给雷狂。
“看好!”
这两字,他说的的非常重,然后一把提起唐通就朝江边追了过去。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雷狂不由得感慨:“您总是这样,哪怕负了自己,也不愿负了别人。”
“若今日破得帝之境,这世间一切,还不由您翻手即来,覆之即去!”
随之,又是咧嘴一笑:“但,这才是我雷狂的将军嘛。”
……
江边。
一道道前后奔驰的身影起起落落。
吴夫人脸色发白,只是一个普通人的他此刻只好靠下属带着跑,她还没搞明白状况,对吴波问道:“小波,那狗东西到底怎么回事?!”
“不知道,应该是那女人的死激怒了他,这次玩大了,松山是不能待了,我们要另外找地方谋生了。”吴波摇了摇头,则是一阵心有余悸。
“什么?”
“换地方谋生?”
“不行!我坚决不答应,我看那狗东西就是临死反扑,要是咱们真如那四家的人一样跑了,还不得遭人耻笑?!”吴夫人说道。
然而,就在这时,远处两道如流光一般的身影由远而近,奔着他们而来。
“卧槽!”
“妈呀,快跑,追过来了!”
“……”
吴夫人这下算是吓丢了魂,抓着吴波的胳膊就哭丧道:“小波,快带我跑,我是你母亲啊,你要救我,被他们追上,我会死的很惨的。”
“别废话,咱们走水路!”
吴波不耐烦的吼了一声,然后率先冲到了江边木船上,对下属吼道:“快划船!”
另一边,宋伟三人一见,知道这样逃根本逃不掉,也是找了一艘木船,走起了水路。
不过一会,帝世天带着唐通立于高滩之上。
“哼!”
“蝼蚁!”
帝世天看了一眼逃进江中的等人,不屑的冷哼道。
而后,抬首视天。
天上的乌云,及雷霆已经有了散去之势,毕竟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将军!你刚刚拒绝破境,恐怕再想……”一旁的唐通脸色黯然道。
“无妨。”
帝世天只是一笑,比起破境,刚刚救姬甜才是重中之重。
也只能说,真正属于的机缘,还没来。
其后,帝世天双臂展开,身后紫纹神龙光芒大绽。
“将军,你……!”唐通惊讶道。
“唐通,我今日为你抢一丝机缘,助你入尊!”
而后,五指摊开一跃而起,连出数拳没入虚空。
待他落到地面之后,天空的雷霆仿佛感受到了地上蚂蚁的挑衅。
轰轰!
一道道雷霆瞬间降下,地面,江面全都无法幸免。
帝世天立于雷霆中淡然开口:“去吧,我给你看着!”
唐通重重的点了好头,然后引着雷霆而去。
其实,九重天破境根本不需要冒着这么大的风险。
但,这是一次机缘。
他本就到了瓶颈口,与其等水到成渠,还不如借此破境。
所以,他毅然选择面对,也免辜负帝世天的期望。
踏破天门。
成败,再次一举。

无双战神帝世天全文阅读

帝世天的举动看似胆大妄为,实则已经手下留情。
如果不是当着家人的面,就凭张天海扬言要弄死他父母这一条,都够他死千百次了。
他凭什么如此猖狂?
难道有些家底,就可以任意欺压他人?
虽然人人还做不到平等,但这个世道,还没人可以肆意妄为。
“果然叫唤的越厉害,挨揍就越重。”洛天赐喝着茶,啧啧两声。
其他人这时终于反应过来,王晓梅和帝花语首先一脸焦急,为帝世天担心起来。
张天海从错愕中惊醒,惨叫道:“阿生,给我杀了这个狗东西。”
这个名阿生的保镖一看就是练家子,出拳带风,向帝世天袭来。
“低贱之人,也敢对少爷出手。”
帝世天握住他的拳头,***一掰,“你们自认为的高贵,在我面前***都不是。”
阿生痛苦的握着已经废掉的右手,心中一沉。
不等他多想,胸口就如被火车撞击了一般,忍不住哇的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飞出门外,生死不明。
见到这一幕,张天海脸色变的煞白,阿生是他在此放肆的唯一依仗,却被帝世天一脚踢的如死狗般趴在门外。
再看帝世天看他如看死人的目光,终于忍不住牙关打颤,“你别过来,你这么对我,我爸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帝世天脸上毫无波澜,整个人平静的有些可怕,他踩住张天海的脸,就这么,慢慢的,一遍一遍在地上摩擦,不一会,血肉模糊。
“你现在应该关心的是,我会不会放过你。”
“啊......”
“**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吗?敢这么对老子,被我爸知道,一定杀你全家!”
“你口口声声你爸你爸的,我很好奇,你爸到底是什么身份,竟让你在外面如此横行霸道。”
帝世天漫不经心的掏出手机,扔到他的面前,“给你爸打电话,让他登门道歉,不然今天你就不用走了。”
张天海:......
“真的让我打?”幸福,对于张天海来说,突然来临。
甚至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耳朵出了毛病,还是说,帝世天脑袋有问题,让他打电话搬救兵,岂不是闲死的不够快?!
“废话少说。”帝世天力道加重几分。
张天海顿时睚眦欲裂,“我打,我打。”
“喂?”
“爸,我是你儿子啊,我被人打了,对方还说要你登门道歉才肯放我走,呜呜......”
“儿子,我是你爸,你先别急,慢慢说,对方是谁,你现在在哪里?”
“就是我一直想弄到手的那个贱女人的哥哥,啊!爸,他又踩我,我受不了,你快来。”
“贱民也敢对我儿子动手,你在哪里,报位置,我现在就带人去杀他全家!”
帝世天怕张天海又多说废话,于是夺过电话,语透杀机,“老城区,三十二号,我等你来杀我全家。”
有其父,必有其子,这句话用来形容张天海父子再合适不过了。
等挂掉电话,张天海瞬间恢复底气,“哈哈,贱民就是贱民,就连智商都是低的可怕,等我爸来了,你们都等着死吧。
放心吧,我是不会让你就这么爽快的死去的,我要让你看着自己父母,自己的妹妹被羞辱至死。
你却只能干干看着,什么都做不了,哈哈,是不是后悔对我出手了,我告诉你,现在求饶已经晚了。”
“是不是因为你爸快来了?”
“嗯?你怎么知道?”
帝世天略感悲伤,实在不解,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为什么会如此心毒,是什么样的教育,环境纵使他变成这样?
这,泱泱大地,这类人,还有多少?
“阿天,这,现在该如何是好啊!”王晓梅走了过来,都快急哭了,儿子这才刚回来,怎么就摊上了这样的事呢。
“哥,你实在是太冲动了,平时我只要忍一忍就没事了,这张天海家里我是多少听说了一些的,要钱有钱,要势有势,我们怎么斗得过啊。
要不你快跑吧,我和妈毕竟是女人,再加上爸只是一个病人,他们应该还没有丧心病狂到对我们出手的地步。”
帝花语这时也走了过来,二十岁的小姑娘,什么时候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明显害怕的不得了。
“哈哈,怕了吧,后悔了吧,晚了,一切都晚了,等我爸来了,你们都得死,哈哈,都得死。”
张天海狂笑,一张脸扭曲到了极点。
听到小妹的话,再次让帝世天心头一痛,凭什么,每次都是自己家人选择忍,为什么,就不能让别人忍一次?
“妹子,忍,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你能保证,你忍得住,这个畜生就能忍?
不会的,你越是忍,他们就越得寸进尺。”
帝世天抬手,指天,“从今以后,只要有我在一天,这天下之大,没人能再让你们忍!”
今时今日的他们,或许还不知道,帝世天的这句话,究竟意味着什么。
“莫说这天下,就这小小的北海城,我张凯都不敢说称王称霸,你一介贱民,何胆?”
突然,外面一阵急刹车的声音响起,一个头发似被猫***过的肥胖中年男人正好听到了帝世天的话。
他满脸愤怒,身后跟着数十名家扑,气势汹汹。
“爸,快救我啊,就是这个畜生,你看,我的脸都花了,以后还怎么见人啊!”
张凯的到来,让张天海提到嗓子眼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见自家儿子落得如此下场,张凯只觉怒火攻心,“贱民,你还有什么遗言,没有的话,老子送你们上路。”
“人命,仿佛对你来说,很是廉价?”
嗯?
“你听好,人命分两种,有人生来高贵,有人却生来低贱,我张凯,北海大酒店老板,身价上亿,几个贱民,如何杀不得?”
张凯笑了,他身后数十名家仆也被逗的哄堂大笑。
自诩不凡?
天生高贵?
可笑至极!
帝世天看着他,诧异道:“你家酒店,还没倒?”
“你什么意思?”张凯暴跳如雷,北海大酒店是他在北海城立足的根本,这小子竟敢诅咒他。
“我北海大酒店,在北海城屹立几十年,谁敢扬言让它倒?”
帝世天笑了,他本意,只不过是希望***成为一片净土,不容他人随意践踏。
就算推掉北海大酒店,该给的赔偿一分都不会少,毕竟当年古枫的事与张凯父子没有任何关系。
但现在,他父子二人,多次欺压自己家人不说,今天更是扬言杀他全家,这事简单不了。
“试试看。”
帝世天摊手,拿出手机,拨通了雷狂的电话,“办好了没有。”
“相关手续已经齐全,人员正在疏散中,就差通知酒店的老板了。”
“他在我家,过来吧。”
帝世天的举动惹怒了张天海,他脸色狰狞,狠狠道:“狗东西,还敢打电话叫人,给我打断他的双腿先。”
“儿子不要着急,一个贱民而已,就算叫人又怎么样?等他搬的救兵如同死狗般跪在我们面前的时候,他就会知道我们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了。
等那个时候,看着他一脸恐慌的求饶模样,岂不是更有**。”
张凯摆了摆手,拦下了一众准备动手的家仆。
“***,还是老爸会玩,那就给这个狗东西一个机会。”张天海双手抱胸,戏谑一笑。
十分钟不到,一辆黑色商务车稳稳停在了老宅门前,雷狂下车,看着被围的水泄不通的大门,瞬间杀机凛然。
这小小的北海城,竟有人敢堵帝世天的家门,找死!
“家仆稍作教训即可,这父子二人,打断双腿,带走。”
帝世天站在院内,平淡开口,众人皆是哈哈大笑,“这小子是不是吓傻了,还没看清现在什么状况呢。”
然而,笑声噶然而止,就见身高近两米的雷狂,身如闪电,如同虎入羊群,一抬手,倒下一大片。
数十名家仆,被雷狂,仅凭单手,生生打穿。
“你们,想怎么死?”
此时,雷狂已经来到了张凯父子面前,身后只留下一众家仆在地哀嚎。
被雷狂一双虎目死死盯住,张凯父子只觉得全身发软,几十个年轻力壮的汉子,竟连一分钟都没撑过?!
这哪里是人类,简直就像是一头荒古猛兽啊。
不说他们感到难以置信,就连王晓梅母女都没想到,这个跟在帝世天身边做事多,说话少的年轻人,会如此凶猛。
“你这样的高人,为什么要帮助这个贱民,他能给你什么?只要你跟随我,要钱有钱,要女人有女人,怎么样?”
张天海虽感害怕,但这天下,有几个男人不贪财好色,既然这人连帝世天一介贱民都愿意帮,为什么就不能投靠自己呢?
“舌燥!”
雷狂直接一巴掌将他拍翻在地,他,现役校官,白虎战区十大统领之一,这世上,除了帝世天,谁配让他跟随。
“我是北海大酒店的老板,只要你放过我父子二人,要多少钱我都给你。”
张凯敢怒不敢言,此时大势已去,不得不低声下气,等他离去,有的是办法玩死这些人。
“北海大酒店老板?真是人不作死就不会死,从今天起,你将毛都不剩。”
雷狂一把提起他近两百斤的身躯,踢断他的双腿扔在地上,“别叫,再叫杀了你。”
其后,又生生踩断了张天海的腿骨,“跪好,现在还没到绝望的时候。”
张凯父子,面露惊恐,刚刚还在说,要让帝世天搬的救兵如同死狗跪在地上,却不想,角色转换的如此突然。
这时,帝世天抬步,雷狂抓住张天海的头发,让其跪的尽显诚意。
“你方才说,要当着我的面,杀我父母,辱我妹妹,然后,再杀我全家。
我这人,一向瑕疵必报,所以,接下来,感受绝望吧。”
说完,对雷狂意识道:“带走。”
雷狂点头,然后如提小鸡提着二人,丢进了商务车的后备箱。
“妈,你们不必担心,我去去就回。”
帝世***为举止间,透露着强烈的自信,让王晓梅清楚的感受到,她的儿子不再是十数年前的少年,他长大了,变得有本事了。
再与洛天赐打过招呼后,帝世天坐进了商务车。
因为帝世天在车上的原因,所以雷狂将车开的非常稳,等到北海大酒店附近寻了一个合适的位置的时候,已经是二十分钟后。
雷狂下车,提着张凯父子跪在帝世天面前。
“你们自诩不凡,天生高贵,不过是因为在本土有着一定的立足资本,仗着这些,横行霸道,欺压他人。”
帝世天抬手,指向不远处那栋三十三层的高楼,“如果这栋楼倒了,你们还敢如此吗?”
张凯父子皆是一愣,随着他所指方向看去。
这不是自家酒店吗?
“你什么意思?”
如果这栋楼倒了,他们在北海城将毫无地位可言,张凯不再是富翁,张天海不再是富二代,公子哥。
这些年,他们仗着自己有点家底,得罪了无数人,到了那个时候,可想他们的处境会多么的惨。
可,北海大酒店在本土屹立了这么多年,一年的利润都是一个天文数字,张凯独自一人如何吃的下?
所以,在他的背后还站得有人,他们才是北海大酒店真正的守护神。
有他们在,就连四大家族和鼎盛会那样的存在都不敢扬言弄跨北海大酒店,这也是张凯父子行事一向嚣张跋扈的原因。
“我打算弄倒它。”帝世天伸手一压,仿佛在描述一件微乎其微的小事。
“你没搞错?”
张凯闻言,瞪大了双眼。
一个老城区出身的贱民,竟开口闭口就要弄倒他家酒店?
“你以为你是天王老子?爸,别理这个神经病,他一定因为得罪了我们,明知自己死路一条,所以被吓傻了。”
被虐的惨不忍睹的张天海,几乎疯狂,他大声笑着,眼神怨毒无比。
此刻,他还不明白,接下来究竟会面临什么。
“我不是天王老子,但我跺跺脚,这片土地,都会跟着震动!”
帝世天打了一个响指,对雷狂吩咐道:“推。”

小编点评推荐理由

无双战神帝世天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