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都市职场 > 神帝归来秦牧(秦牧夏蝉)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神帝归来秦牧(秦牧夏蝉)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神帝归来秦牧(秦牧夏蝉)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主角是秦牧夏蝉的小说,神帝归来秦牧大结局免费全文哪里可以看?夏婵的神色有些复杂,秦牧占有了她的身子,本来应该恨的,但是这几年,夏家落寞,她苦苦支撑,过的实在辛苦。好久都没有过这种被保护的感觉了。

5

举报
下载阅读

主角是秦牧夏蝉的小说,神帝归来秦牧大结局免费全文哪里可以看?夏婵的神色有些复杂,秦牧占有了她的身子,本来应该恨的,但是这几年,夏家落寞,她苦苦支撑,过的实在辛苦。好久都没有过这种被保护的感觉了。

小说介绍

秦牧没想过世上千年,斗转星移,曾经的所有都已经被掩埋在历史的长河中,而他作为一个曾经的仙帝也早已经被人所遗忘。只是那些虚假的名声对于他而言早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意义,这次他回来只是因为他想要所爱之人共享岁月.......

神帝归来秦牧在线阅读

与轮椅为伴十几年,夏辉煌觉得自己这辈子就这样了,从没想过还有一天能站起来。
从站起来,他这一天就再没坐下来过,走路带风,要不是下面那玩意坠着,他都能飘起来。
看着爷爷这么高兴,整个人像是年轻了十几岁,夏婵脸上带着浅浅的笑,连带着看秦牧都顺眼了几分。
祥伯偷偷擦着眼泪,太激动了。
晚上,夏家摆宴,招待秦牧。
别人都坐着,夏辉煌站着。
“爷爷,你能坐下吗?”
“没事没事,我站着就行。”他坐了十几年,已经坐够了。
当晚,夏辉煌不出意外的喝多了。
家宴散了以后,夏婵准备回自己的房间休息,听到脚步声,回头看了一眼,立刻警惕起来,“你跟着我做什么?”
秦牧理所当然的说道:“睡觉。”
“……”夏婵张着嘴,这人得无耻到什么地步才能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这样的话?“我警告你,这里是我们夏家,你要是敢乱来,我立刻报警抓你。”
秦牧怔了怔,因为他还没明白报警是什么意思?
最终,秦牧还是被祥伯带走了。
夏家也是盛极一时,夏家庄园占地六七亩,也不算小,房子自然也多。
但是,秦牧是夏家的救命恩人,不能怠慢,便安排的别墅的二楼最东边的房间,夏婵在最西边的房间。
……
……
第二天清晨,一辆粉红色的mini停在夏家庄园门口,车上下来一个妙龄少女,小衬衫加磨白的牛仔短裤,可能是因为胸小的缘故,给人一种脖子下面全是腿错觉。
“豆豆来了?”祥伯笑呵呵的打招呼。
“祥伯,早。”少女浑身都充斥着青春的活力,马尾一甩一甩的,脚底下跟装了弹簧似的,走路一蹦一跳的。
“豆豆是来找小婵的?”祥伯问。
这个少女叫唐豆豆,是夏婵的表妹。
唐豆豆点点头,“我去找表姐了,她应该还没起床吧?”
祥伯笑着点点头,豆豆算是他半个徒弟,笑道:“去吧。”
唐豆豆迈着大长腿,来到夏婵门口,跟往常一样,推门直接走了***,嚷道:“表姐,起床喽,太阳都……”
声音戛然而止,唐豆豆张着嘴,目瞪口呆的看着床上的狗男女,不对,是一男一女,然后一声刺破耳膜的尖叫。
夏婵被直接惊醒,腾起坐了起来,看着唐豆豆,“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唐豆豆只是傻傻的看着她。
“到底怎么了?我……”夏婵也突然间没声了,扭头望去,对上一双漆黑宛若星辰的眼眸。
“早。”秦牧笑着打招呼,这个字还是他刚听到唐豆豆跟祥伯打招呼学的。
夏婵张着嘴,呆了半响,她毕竟已经掌管夏氏集团,不像唐豆豆遇到事那样大呼小叫,皱眉道:“你怎么在我床上?”
“昨天晚上过来的,看你睡着了,就没打扰你。”
“我是说,谁准许你进我房间的?”
“你是我的女人,进你房间还要准许吗?”
“……”夏婵咬着贝齿,深呼吸,冷静,尽力遏制住自己杀人灭口的想法,沉着脸道:“下去。”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唐豆豆那一嗓子,把夏辉煌和祥伯也给引来了。
两人来到看清情况后,不禁呆了呆。
气氛有些尴尬。
“咳……”夏辉煌清了清嗓子,道:“豆豆,你吃早餐没有啊?”
“表爷爷,我吃过……”
“没吃啊,太好了,下面刚好准备了早餐,有你喜欢的小米粥,走跟爷爷下去吃早餐。”夏辉煌不由分说的拉着唐豆豆出门,还不忘顺手带上门。
“表爷爷,我说我吃过早餐了。”
“你没有。”
“真的,我没骗你,我真的吃过了。”
“吃过了还可以再吃点嘛。”
声音渐渐远去。
“你还不下去?”夏婵欲哭无泪,有种被抓奸在床的感觉,俏脸一红,用被子蒙住头。可是下一秒感觉身上一重。
她掀开被子,搭在自己身上的胳膊,扭头看着秦牧,“你做在什么?
“看你没休息好,我陪你再睡一会。”
“去死。”夏婵猛的掀开被子跳下床,“要睡你自己睡吧。”
“啊……”突然,唐豆豆的尖叫再次响起。
夏婵脸色一变,急匆匆的朝门口跑去。
秦牧只能起身,跟着出去。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楼下,才得知刚才的尖叫是因为唐豆豆发现夏辉煌的腿好了。
夏婵返回房间,开始洗漱,对于身边的秦牧完全无视,这个混蛋,脸皮太厚,说着不听,打着不疼,干脆无视好了。
“你在做什么?”秦牧好奇的看着正在刷牙的夏婵。
夏婵装作没听到,没话找话,难道你不知道刷牙?
她刷完牙,开始洗脸,扭头一看,顿时气红了脸,只见秦牧也在刷牙,关键用的还是她的牙刷。
“你……”夏婵又羞又恼,她从来没见过这么混蛋的人。
夏婵对秦牧恨得牙痒痒,但又无可奈何,唯一的办法就是无视。
秦牧却像个好奇宝宝,看着坐在化妆镜前拍打自己脸的夏婵,问道:“你为什么要打自己?你是我的女人,不必用这种方法认错。”
“我弄死你信不信?”夏婵忍不可忍,她只不过是拍点爽肤水,认个鬼的错。
她气得直接站起身朝着外面走去,结果一拉门,唐豆豆踉跄着栽了进来。
“豆豆……”夏婵很是无语,竟然偷听?
唐豆豆却没意识到自己偷听有什么错,反而理直气壮的一指秦牧道:“表姐,这个男人不能要,实在太弱了。”
“什么太弱了?”夏婵有些不解,虽然讨厌秦牧,但他的强大可是不可争辩的事实。
“表姐,你就别帮他掩饰了,我都听到了。”
“你听到什么了?”
“你们啪啪啪……我刚才算了一下时间,去掉穿衣服和脱衣服的时间,简直就是秒射啊。”
“豆豆……”夏婵脸红的都快滴***了,唐豆豆这个女流氓,随时开车她都习惯了,但是当着秦牧的面这么口无遮拦,她气的想打人,怒道:“你别胡说,刚才那个……声音,是我在拍爽肤水。”
“是吗?”唐豆豆满脸怀疑,看看秦牧,又看看夏婵,嘀咕道:“是不是,我试试就知道了。”
“……”夏婵吓了一跳,这事也能试?
“放心,我不会伤到他的,不用三秒,我就让他弃械投降。”
夏婵瞪圆了眼睛,那晚她虽然被下了药,但隐约记得秦牧那方面挺强的。再说这好歹也是自己第一个男人,我们虽然是姐妹,但你这样做真的好吗?
“豆豆,那,那个…我要回避一下吗?”
“不用,我会速战速决的,你刚好也学习一下,我是怎么对付男人的。”
夏婵目瞪口呆,现在大学的风气都这么开放了吗?要不要跟姨夫说一声,给豆豆换个学校?
唐豆豆走到秦牧面前,道:“帅哥,让我试试,你的身体到底好不好?”
夏婵捂着脸,觉得自己还是回避一下的好。
这时,唐豆豆闪电般的抓住秦牧的胳膊,弯腰,躬身,一个过肩摔,她这一招实战加经验,已经用过数千遍,只要被她摔出去还能爬起来的,就证明身体素质不错。
可是,秦牧跟长在地上似的,纹丝不动。
夏婵红着脸,知道自己污了。她忘了唐豆豆是从小练跆拳道,现在已经是黑带高手。原来这样试,以后要远离唐豆豆,都被她带坏了。
唐豆豆有些惊讶,这家伙还挺厉害,竟然没摔出去,我摔,我摔,我摔摔……她一次次的弯腰,躬身,顶臀……***一次次的顶在秦牧不该顶的地方。
然后……唐豆豆俏脸泛红,然后猛的转身,怒道:“你用什么东西戳我?”
夏婵扫了一眼秦牧腹部以下的位置,红着脸匆匆走了出去,好黄好暴力。
“流氓。”唐豆豆问完就后悔了,看一眼秦牧戳她的东西,脸红的都快滴***了,狠狠地踢了他一脚,转身跑了。
秦牧有些委屈,你都那样做了,我也是微微一硬,表示尊敬。当然,这句网络用语秦牧是不知道的,他只有委屈。
“表姐,这个流氓,绝对不适合你,我是你表妹啊,他都那样,简直太可恶了。”唐豆豆追到餐厅,满脸愤愤然。
夏婵红着脸不说话,你都那样做了,是个男人都得有反应。
看到秦牧下来,夏婵急忙站起来,道:“我该去公司了。”
唐豆豆红着脸瞪了一眼秦牧,“表姐,我跟你一起去。”
秦牧想了想,走过去坐在夏婵的位置上,顿时她才喝了一口的小米粥喝了起来。
夏婵跟唐豆豆跑出去,回头看了看,见秦牧没跟出来,这才松了口气。
夏辉煌跟祥伯正在外面说话,看到夏婵,夏辉煌问道:“小婵,秦先生呢?”
夏婵正欲开口,只见两辆黑色奔驰轿车停在庄园门口,下来五个人。
为首的一脸横肉,模样凶狠,虽然打扮很斯文,也遮不住身上的土匪习气。
吴千刀,一个由黑转白的草莽,暴发户。也是吴立的父亲。
夏婵看到这个人,顿时俏脸含煞。
夏辉煌和祥伯也是脸色阴沉。
吴千刀带着人走过来,结果被夏家的保镖拦住。
砰!
吴千刀抬脚就将一个保镖踹倒了。
“妈的,兵对兵,将对将,你们家主人都没说话,你们这些看门狗敢拦我,不知道我是谁吗?”吴千刀虽然漂白了,但毕竟没啥学问,张嘴闭嘴问候别人老娘,动不动拎刀子的习惯还没改。
所以,他现在虽然漂白了自己的身份,但骨子里的粗鄙还是改不过来,挤不进真正的上流层次,活脱脱的暴发户。
“吴千刀,我们夏家是你逞威风的地方吗?”夏辉煌一声怒喝,要是之前,他也就忍了。但现在腿好了,修为也恢复了,对于这个混混出身的,根本不放在眼里。
吴千刀看到走过来的夏辉煌,顿时一惊,这老家伙竟然站起来了?诧异道:“你的腿好了?”
他以前在夏辉煌手里吃过亏,被打掉了一嘴呀,心里对夏辉煌很是忌惮。所以在夏辉煌残废以后,才会不断报复夏家。
当然,要是之前,他看到夏辉煌腿好了,肯定扭头就走。但是现在,他看了一眼自己旁边面色傲然的中年人,冷冷一笑,你夏辉煌修炼了出了内息,很能打。但老子身边现在也有高手。
“恭喜夏老,残废了十几年,竟然还能站起来,真是命好啊。”吴千刀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夏辉煌自然能感觉到吴千刀身边的中年人是个不弱于他的高手,所以吴千刀才这么有底气。但是你吴千刀有依仗,难道我们夏家没有,他们家现在可是有一个神秘莫测的秦牧在。
“夏老,今天来,是想问问夏小姐,我儿子吴立在哪?”

神帝归来秦牧完结全文章节

夏婵俏脸发寒,她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吴立绑架她,现在找不到人,竟然来问她这个受害者?
“吴千刀,你儿子不见了,为什么来问我孙女?”夏辉煌怒道。
吴千刀道:“夏老有所不知,我儿子在跟你孙女谈恋爱,前天晚上她们约会之后,我儿子就不见了,所以我才来问问。”
“呸,你儿子算什么东西,也配跟我孙女谈恋爱。”夏辉煌满脸不屑,怒声道:“吴千刀,你来的正好,吴立绑架了我孙女,我正好要问问你,这件事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绑架?夏老肯定是误会了,我儿子遵纪守法,怎么会干这样的事。”
夏辉煌几人满脸鄙夷,你那个儿子什么货色你心里没点逼数吗?不过,现在说这些没用,吴千刀是不会承认的。
不过,你会装傻,我们也会。
“吴千刀,夏家不欢迎你,你还是去别处找儿子吧。”祥伯冷笑道。
吴千刀冷笑,问道:“夏小姐,我就想知道我儿吴立在哪里?”
“我怎么知道?”夏婵寒着脸。
“可是有人看到你们在一起,我怀疑我儿子是被你们夏家绑架了。”
“吴千刀,你还要不要脸,这种话都说得出口。”夏辉煌怒极。
“我尊称你一声夏老,但你们都清楚,我只有吴立这一个儿子,他若是少一根头发,我可是会杀人的。”
“你那个儿子坏事做尽,我劝你还是赶紧去别的地方找找,别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被人剁成八段。”祥伯道。
吴千刀脸色一寒:“夏老,可敢让我搜一搜。我怀疑我儿子被你们绑架了。”
“放屁,我绑架一只畜生做什么?”夏辉煌怒道。
“搜。”吴千刀属狗脸的,说翻就翻。
夏辉煌道:“吴千刀,你敢,这里是我们夏家,你试试看?”
“陈先生,交给你了。”吴千刀略带恭敬的对身边的中年男子道。
陈中满脸倨傲,微微点头,迈步走出,看着夏辉煌道:“我观你有几分本事,你要是能挡住我三招,这件事我便不再管。”
夏辉煌冷笑,直接迈步上前,他躲不掉的,无论如何都得动手。
唰!
陈中化作一道利箭般冲过来,抬手一掌劈向夏辉煌的脑袋,掌风凌厉,狠毒而可怕。
夏辉煌衣衫无风自动,同样朝着陈中冲了过去,凶猛的拍出一掌,掌间内息激荡。
砰!
沉闷的撞击声,两只手掌狠狠地击在一起,可怕的劲风肆虐开来。
夏辉煌身子一晃,闷哼一声,嘴角流下一抹血迹。
砰!
陈中趁机又是一掌,轰在夏辉煌胸口,直接将他拍飞十几米。
“爷爷……”
夏婵等人大惊,急忙朝着夏辉煌奔过去。
噗!
夏辉煌喷出一口鲜血,脸色蜡黄,有些震惊,这个人的修为比他高的多。
陈中不屑一笑,道:“看来传闻都是假的,据说你辉煌了十几年,罕逢敌手,现在看来,都是些井底之蛙的吹捧而已。”
“他自然不能跟陈先生你相比。”吴千刀讨好的说道。
陈中脸色更加倨傲,鼻孔朝天,一副你们都是垃圾的表情。
吴千刀道:“给我搜。”
“你们敢,拦住他们。”祥伯怒道,他也是个高手,但没修炼出内息。
夏辉煌咬牙道:“祥伯,让他们搜。”
吴千刀不屑的看了一眼祥伯,道:“看到没有,你们家主人都服软了,你一条老狗乱吠什么?给我滚开。”
夏辉煌怒道:“不怕死,你们就搜吧。”
祥伯惊醒过来,秦牧在里面。
“爷爷,你没事吧?”夏婵满脸担心。
夏辉煌摇摇头,“一点小伤。”
吴千刀冷笑,“给我搜。”
三个黑衣壮汉冲进了别墅。
“啊…….”
凄厉的惨叫从别墅传出,简直如同鬼泣,令人遍体生寒。
下一秒,只见三道浑身冒着大火的人从别墅中冲了出来。
“陈先生…救我们…救命……”
“老板,救我们…救救我们……”
三个火人凄厉的惨叫着,朝着陈中和吴千刀跑过来。
陈中脸色骤变,不明白好端端的人怎么成了这样?
吴千刀却是吓得脸色惨白,连连倒退。
三个火人已经冲到了他们跟前。
砰砰……!
陈中将扑向自己的两个火人踢飞出去。
“啊…放开我…陈先生救我……”吴千刀躲避不及,被一个火人抱住,顿时皮肉都被烧焦了,凄厉的惨叫。
砰!
陈中一个箭步上前,一脚将抱住吴千刀的火人踢飞。
只见这短短数秒,吴千刀衣衫被烧毁,脸都烧烂了,皮肤焦黑皱起,空气中弥漫着烧焦的臭肉味道。
三个火人还在凄厉的惨叫,挣扎着爬起来,结果下一秒,整个人如同积木般坍塌,瞬间变成了灰烬。
一阵风吹过,那三道人形灰烬被吹进了草丛,连渣都找不到了。
吴千刀吓尿了,鼓着眼珠子,连惨叫都忘了。
陈中生生打个寒颤,一股寒意顺着脚底直冲后脑勺,把人烧成灰,这绝对不是普通的火。
夏辉煌,祥伯等人,还有夏家的保镖,皆是满脸惊悚。
吴千刀和陈中不清楚,但夏辉煌等人却知道,秦牧出手了,上次烧的是景观树,这次烧的是人。
他们做梦都想不到,秦牧出手就把人弄没了,灰飞烟灭,连渣都不留。
这时,秦牧走了出来,所有的视线都凝聚在他身上。
陈中浑身紧绷,本能告诉他,这个人很危险。
唐豆豆眼睛睁圆,小声问夏婵:“是他做的吗?”
夏婵轻轻点头,就连她现在都对秦牧充满了畏惧。
秦牧看向吴千刀,微微皱眉,这个人身上的气息跟那个吴立一样。
“青婵,绑架你的那个吴立,是他儿子吧?”
夏婵微微点头。
“哦,那就杀了吧。”秦牧缓缓抬起手,凌空画出一个复杂的图符,屈指轻弹,图符在空中一闪即逝。
哗!
吴千刀连惨叫都没来得及,直接化成灰烬飘散开来。
众人皆惧,差点吓尿了,好好一个人,眨眼变成了飞灰,简直骇人听闻,没吓死都算神经强大。
陈中感觉腿上一阵温热,低头一看……自己什么时候尿了?
夏辉煌满脸惊悚,但又有些想笑,陈中的修为应该在先天后期,这样的高手竟然被吓尿了。不过这并不可耻,要不是秦牧是自己人,他估计也能吓尿。
唰!
陈中跑了,如丧家之犬,跑的那个快啊,兔子都是他孙子,直奔停在门口的车子而去,他现在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
他是真的怕了,他是个高手,也算是见多识广,可这么可怕的攻击手段,他听都没听说过,这人到底是什么妖怪?
眼见陈中已经上车,所有人都看向秦牧。
可秦牧没有一点动手的意思。
“秦先生,这个人不能放过,不然你杀人的事就会传出去。”祥伯急忙道。
秦牧满脸奇怪,“传出去怎么了?”
“…….”祥伯满脸无语,再有权势的人,杀人都是暗中进行的,你这样光明正大的杀人,而且手段这么可怕,要是传出去,保证会被抓去研究的。
夏辉煌眼珠子一转,急忙道:“他欺负小婵了。”
“嗯?”秦牧眉头微皱,“你之前怎么不说?”
话落,双手结印,四周的空气开始暴动,扭曲。
然后,只见空中竟是出现一道***的掌印。
秦牧单手轻轻下压,那***的掌印朝着陈中的车子轰然拍落下来。
轰!
烟尘土浪席卷翻滚,可怕的裂痕朝着四周蔓延,泥土崩上半空。
许久,待烟尘土浪散尽。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惊的手脚冰凉,头皮发麻。
只见地面崩裂,陈中所在的车子直接被拍成了一张铁皮。
我尼玛……
夏辉煌等人全疯了,一个个目瞪口呆,心说这还是人吗?
不过,在场的人都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秦牧真正在乎的,只有夏婵一个人。
之前吴千刀等人咄咄逼人,秦牧躲在里面没出来,摆明没有出手的意思。直到那三个人冲***冲撞了他。
后来,看着陈中逃跑,秦牧依然没有出手的意思,直到夏辉煌说他们欺负夏婵。
由此可见,他们这些人,秦牧根本没放在心上。
夏辉煌有些气恼,好歹我也是夏婵的爷爷,你们两个成不成,还得我老头子说了算。可是……他说了真的算吗?
唐豆豆眨巴着眼睛,已经从惊吓中回过神,看着夏婵说道:“表姐,这是你从哪里淘回来的宝贝,牛逼的一塌糊涂。”
夏婵的神色有些复杂,秦牧占有了她的身子,本来应该恨的,但是这几年,夏家落寞,她苦苦支撑,过的实在辛苦。好久都没有过这种被保护的感觉了。
夏辉煌扫了一眼远处那些满脸畏惧的保镖,道:“阿祥,吩咐下去,今天的事,都给我闭紧嘴,要是敢传出去一个字,别怪我不客气。”

小编推荐理由

神帝归来秦牧(秦牧夏蝉)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小说情节最婉转曲折,人物关系最错综复杂,文笔最优美,抽丝剥茧引人入胜本来就难,真的非常值得推荐!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