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明明喜欢你(严默明珉)完整章节在线全文阅读
明明喜欢你(严默明珉)完整章节在线全文阅读

明明喜欢你(严默明珉)完整章节在线全文阅读

主角是严默明珉小说大结局哪里看?本站为您带来明明喜欢你(严默明珉)完整章节在线全文阅读:她她她,被绿了……输人不输面,她要找一个人假扮男友撑场面隔壁的帅哥好像不错,是个闪亮系生物但是体质特殊;

3

举报
下载阅读

主角是严默明珉小说大结局哪里看?本站为您带来明明喜欢你(严默明珉)完整章节在线全文阅读:她她她,被绿了……输人不输面,她要找一个人假扮男友撑场面隔壁的帅哥好像不错,是个闪亮系生物但是体质特殊,记忆有点问题……每天都把她当成陌生人在看。

严默明珉小说简介

“你认识他?”
此时咖啡厅里的人没几个,他走过来,手肘碰了碰石化状态的明珉,将她唤醒。
“认识啊。”缓缓将头转向小白,秀气的眉皱起来,她又开始自我否定:“我和他,认识吗?”
是不是刚才看花眼,其实走过来的人不是严默,而是别的什么和他长得极为相似的人,甚至可能他还有个孪生兄弟,刚好路过来看他,顺便帮带个咖啡什么的。

明明喜欢你完整章节阅读

第 10 章
宿醉的后果就是迟到。
早上闹铃没能唤醒明珉,一夜无梦,好眠到天明,睡得天昏地暗。
起床后,来不及对聚会后的种种回忆细想,只忙着沉浸在时间已来到九点的恐慌里。
坏了!约了当事人十点整在律所谈案子,可不能迟到留下坏印象!!
她慌慌张张地从衣柜里取出一套黑灰色休闲装,虽然偏运动风,嗯……先将就着穿。
妆也来不及细化。
扑了爽肤水直接抹素颜霜,连眉毛都打算进了律所再去洗手间细描,明珉边抹口红边往鞋柜处走,随便蹬进一双看得顺眼的深色高跟鞋,迅速闪出门。
进了电梯,再奔出大厅,奔下阶梯。
风风火火,急急忙忙。
越急越乱,越乱越出错。
这不,下阶梯时脚一崴,又和某人撞个正着。
抬头,怎么又是他!住在隔壁的邻居!!
她怎么,啊,不对,他怎么这么倒霉,总是要被她撞上。
难道两人之间气场不和,或者她中了一遇见他就要绊倒的魔咒?
“啊…对不起,对不起……”
从包里掏出纸巾,明珉忙不迭地将目光所及的污渍,所有泼上咖啡的地方都擦了个遍。
对方从胸到小腹的位置,有好大一片污渍。
她鼻子嗅觉灵敏,能闻出咖啡焦糊的香。
颜色这么深,难道帅哥今天喝的不是拿铁,而是意式香浓?
明珉手上动作摩擦着,忽然觉得有哪里不对劲,空气过于安静……
抬起头,对方是一副尴尬而极力忍耐的面孔。
再看看自己搭放在他小腹上的手。
动作怎么这么暧昧!!!
轰……脑袋懵了,明珉脸涨得通红。
她好像又做了件蠢事,未经同意,对人家上下其手,哪怕其实是无心的。
明珉赶紧低头道歉。
“帅哥,真是不好意思,我有急事先走了,衣服的干洗费晚上给你,或者洗不干净的话,我赔你衣服钱。”
话说完,慌慌张张地掉头就跑,仿若身后有洪水猛兽在追,再不跑就会送命。
边跑边唾弃自己。
天哪,天哪!
明珉你怎么冒冒失失的,越活越回去了!
行事冒失,胆子又小,连道歉的话都不敢看着对方脸说。
对于她的上下其手,他会怎么想……
嗯……怪邻居?
直到上了的士,还在耿耿于怀。
她是被下了降头吗,一遇见他就方寸大乱,又或者说两人其实孽缘,一方寸大乱就遇着他。
他叫什么名字,总不可能一直帅哥、帅哥地喊吧,那样更像个花痴。
得上门拜访道歉,顺便交换姓名。
————
第二日夜里,***睡觉前明珉先不急着洗漱,而是对着镜子照了又照。
镜子里面是张有尖下巴的小圆脸,杏仁眼,嘴唇不薄不厚,鼻梁秀气挺直,凑合在一起观感还算不错,因为年轻满脸的胶原蛋白,妆容又平增了几分姿色。
怎么看,也算不上是张平平无奇的大众脸。
那对方,怎么又没将她认出来?
在她隔了一天敲门拜访,准备将衣服的赔偿双手奉上后,他竟然疑惑地问:“请问……你是?”
“啊!我,我是……”
怎么也没想到两人之间的开场白会这样开始,明珉事先准备好的说辞卡住。
满脑子都是:怎么回事,怎么可能问她是谁,他是高度近视没戴眼镜看不清吗,可看样子又不像是。
两人面面相觑几秒,她决定忽略过对方言行上的不对劲,说明来意。
“我是来道歉的,昨天不小心碰倒你手上的咖啡,把你衣服弄坏了,说好了晚上给你干洗费或者赔你衣服的,结果加班到太晚才回来。今天下班早,所以……所以我就过来问问,看你想怎么处理。”
说完,鼓足勇气去看对方眼睛。
帅哥邻居的肤色偏白,眸色却很黑,深沉得如同最静谧的夜,眸子里现在的闪烁不定,不知到底有何意味。
“哦,是这样啊,衣服已经洗干净了,不用赔,小问题没关系的。”
扯开一抹笑,帅哥面上表情恢复了正常,是先前几次相遇,明珉见过的友好礼貌。
“是吗?我看颜色挺深的,还以为……”有些不好意思地搓了搓手,她尴尬地笑了笑,直觉告诉她对方是在和她客气。
如果没记错的话,他昨天穿的是一件浅色羊绒衫,可不算好洗的材质,不会是懒得与她计较,就此放过吧。
如果真的是那样,那还真是抱歉,对方三番两次帮了她,她却尽出洋相。
尤其是前天晚上喝醉酒丢香蕉的壮举,让她几乎羞于见他,昨晚躺下后想起,还重重捶了好几下床。
其实就连今天,也是鼓足勇气才上门来的。
“确实费了番功夫,试了好几次,白醋、盐水、甘油都用上了,效果还算不错,焕然如新。”帅哥继续解释道,声音温软,态度和善。
原来如此,明珉心下稍安,看来对方是个大方的性格,不愿意追究,那她就……就这么回去?
不对,她还欠他一杯咖啡!
衣服能洗干净,撞倒的咖啡可收不回。
她想起两人狭路相逢这么多次,每次都有麻烦到他。出于礼貌,她至少应该把咖啡赔了,最好还加上松饼,她记得第一次相遇的那天,他买了一份松饼和一杯拿铁从店里打包带走。
明珉拿定主意,连珠炮似地开口,生怕对方拒绝:“那还是麻烦到你了。不如这样,正好我想喝饮料,现在就去楼下咖啡厅,买些饮料和点心,就当赔礼道歉了。”
说罢,飞速地奔至电梯口按下按钮,回头抛出个灿烂至极的笑。
“稍等片刻,马上回来。”

明明喜欢你在线全文阅读

第 11 章
咖啡厅里,不止出售咖啡和松饼,还出售各种蛋糕、面包、沙拉……
明珉打算将晚餐一起解决了,林林总总打包一大盒子,兴致勃勃地,脚下步子都有些跳跃地出了店门,直奔公寓。
麻烦邻居好几次,请吃晚餐也是应该的。何况自从和施嘉良分手,晚餐时间她一个人做饭为了避免浪费,难免少了点花样。
她目测邻居家的帅哥有一米八高,应该,也许,挺能吃的。
叮铃铃,按响门铃。
门稍稍打开后,帅哥还没出现,一只橘猫先从门后绕了出来,长得那叫一个大橘为重,包子脸,如纽扣般圆润无辜的眼。
肥胖的身体十分亲昵地,从她脚侧轻轻蹭过,粗壮的尾巴从脚背撩至脚踝。
喵……
明珉下意识地,学了句猫叫,弯身蹲下去用空的那只手逗弄猫。
她是个毛绒控,尤其喜欢***的动物,看见猫猫狗狗就走不动道。
但是施嘉良那个人,稍微有点小洁癖,尤其对小动物很嫌弃。所以屡次协商不成后,她做出让步,放弃养宠物的计划,光在网上四处点击帖子,云吸猫、云养狗过过干瘾。
微博里,还留有几条两年前的消息。
今天,又是没有猫的一天。
今天有狗了没有,并没有!
下面配上哭哭的表情图,还有@施嘉良后附上的几颗破裂的心。
此时面前就有只橘色加菲猫,她怎么能错过撸猫的机会?明珉两眼放光,更加坚定了要和隔壁帅哥共进晚餐的想法。
不冲着向人赔礼道歉、友爱邻里,也冲着吸一吸如此肥美的猫啊!她可得好好撸两把,最好能找到机会,握一握它肉乎乎的爪爪。
本来,明珉想问他要不要一起吃晚餐,话到了嘴边,临时变成:“猫猫好可爱,我可不可以和它多玩一会。”
“可以,要不先进我家来,它好像也挺喜欢你的。”看了一眼腻在明珉脚边,享受摸头杀的自家宠物,帅哥眉眼带笑,目光倾泻温柔。
“你喜欢我?”
捧住包子脸,与无辜的大眼互相注视,她突然羡慕起手下正在撸的喵星人,主子刚才看它的目光,宠溺得都能滴出蜜汁来。
“它叫什么名字?”将手上装有食物的纸盒往茶几上放,明珉随口问。
“杰克。”帅哥拿起玻璃壶,给她倒了杯茶水,递了过来。
“哦,对了,”明珉伸手接住水杯,突然想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搬来一个礼拜,她尚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名字,却先知道了他养的猫的名字:“那你呢,搬来好几天,遇见几次,我还不知道你姓什么。”
“我姓严,叫严默。”
“严肃的严?”
“嗯。”
“沉默的默?”
“对。”
这个名字,似乎一本正经……
可他看上去,既不严肃,也不沉默寡言,很随和温文的气质,不等对方开口问,明珉主动做自我介绍。
“我叫明珉,明亮的明,珉是王字旁,再加个人民的民。”
“珉……美玉……合起来的意思是明玉?”
“呃……好像是这么回事。”
第一次有人像他这么理解,明玉,活像是清宫剧里的角色名。
明珉将纸盒包装打开,把里面的鲜榨果汁、小蛋糕,鸡肉卷、松饼,沙拉……一样样拿出来,几乎将沙发前的小茶几铺满。
很明显准备了两人份,她面不改色地扯谎:“我不小心买多了,你还没吃晚饭吧,不如一起吃?”
“这……”
“是我不好意思,连着麻烦你好几次,请你吃东西是应该的!”
“麻烦……几次?”
严默面上略带犹疑,声音里有几分踟蹰。
明珉不觉有异,权当他是在客气,继续说服他和她一起消灭面前的食物,分享卡路里。
“是啊是啊,又是帮我提行李,又是帮我捡东西,还,还……”想到醉酒后的失态太丢脸,她将话吞进肚子里,连忙打岔:“这个松饼味道不错,难怪你老是买。”
糟糕!
岔打到沟里去了,她情急之下又说错话,说他老买松饼,岂不就是在提醒他,那天在咖啡厅里,她目不转睛地盯住他看那回事。
果然,严默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拿了块松饼塞进嘴里后问她:“你才搬来不久,怎么知道我老买松饼?”
“呃……有一次见你和店员说话,你们说老样子,点了松饼,所以就猜你喜欢吃这个……”
因为心虚,她含含糊糊地回答,好在对方没有深究,继续专心致志地啃松饼,两人之间距离隔得近,她甚至能看清他的眼睫在微微颤动。
睫毛这么长,又浓密,将眸色称得极深,一双眼睛深邃如最沉寂的夜空。
真是犯规的长相……
喵——
见面前两个人大快朵颐,杰克不甘***,也跳上沙发,紧挨她坐了下来,又肥又圆的脑袋在她身上蹭啊蹭。
“它几岁了?”她手上动作不停,边撸猫,边侧过头问。
“它……应该三岁左右吧。”
严默语气是犹疑不定的,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明珉甚至能从中听出失落。
应该,为什么是应该?又为什么一个普通的问题,他不太开心的样子。
作为主人,弄不清楚自己家猫几岁,莫非是捡的,所以才不能确定年纪?
没有追根究底,明珉自动将疑问脑补圆满。
“你家里好多书啊。”
一进严默家,明珉就观察到,对方家中不管是茶几、沙发、还是边柜上……或多或少都摆了几本书,沙发后面甚至没有背景挂画,整排书柜占据了客厅一面墙。
书虽然多,也到处放,却不显得房间杂乱,显然男主人会日常收拾。
她一手举着鸡肉卷,一手随意翻看正好摆放在身侧的某本书,封面眼熟,正好是曾经买过的。
两个人坐在一起吃东西,总不能不说话,哪怕尬聊也要找点话题。
于是她抚了抚书面,随口说道:“这本加泽文的《时光倒流的女孩》我也有。”
“你喜欢?”
严默手上同样拿了一个鸡肉卷,是明珉刚才塞给他的,那本书在她来之前,他刚好一口气看完。
“还可以。”
回了三个字,她表现得不喜欢也不讨厌。
其实事实是——那本《时光倒流的女孩》,是网站促销活动凑单买的,到货后她随意翻了几页,觉得故事开篇不够吸睛,文笔也不算优美,一直在书架上搁置落灰,再未拿出来翻阅过。
“我也觉得不错。”
严默看了后倒是真喜欢。
明珉附和的点了点头,目光从书的封面上扫过,念出一句话:“所有你失去的,都会以另一种方式与你重逢。”
“这句话不错。”看起来挺有感,不然也不能以醒目的颜色印在封面上,为了找话题,她随口评价。
“是啊,如果可以做到的话……”严默低下头,轻声应和。
明珉只看到一个低头的侧影,看不清那双黑眸下的深沉里,掩去的所有无奈和叹息。

小编点评

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