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天下为聘将军请接嫁(厉珏卫若衣)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天下为聘将军请接嫁(厉珏卫若衣)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天下为聘将军请接嫁(厉珏卫若衣)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厉珏卫若衣的小说叫什么?哪里阅读全文?小编分享了天下为聘将军请接嫁(厉珏卫若衣)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可是如今,这张脸却肿胀得看不出原本的形状,更让她心里一抖的是,在她的脸颊上,遍布着极为细小的划痕,像是被什么利器所伤,虽然伤口都十分的浅,可是条条杠杠,横纵交错,依然能一瞬间看得人头皮发麻。

3

举报
下载阅读

厉珏卫若衣的小说叫什么?哪里阅读全文?小编分享了天下为聘将军请接嫁(厉珏卫若衣)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可是如今,这张脸却肿胀得看不出原本的形状,更让她心里一抖的是,在她的脸颊上,遍布着极为细小的划痕,像是被什么利器所伤,虽然伤口都十分的浅,可是条条杠杠,横纵交错,依然能一瞬间看得人头皮发麻。

小说简介

可是如今,这张脸却肿胀得看不出原本的形状,更让她心里一抖的是,在她的脸颊上,遍布着极为细小的划痕,像是被什么利器所伤,虽然伤口都十分的浅,可是条条杠杠,横纵交错,依然能一瞬间看得人头皮发麻。
伤人容貌,谁人会如此恶毒的对待一个女子?
凤岚歌双手蓦然捏紧,杏眼中寒光微闪。
若是鞑子,能有机会伤她,必然不是这样可笑的小打小闹,而是直接结果了她的性命。
放眼整个边关,如此介意她容貌的人……
一个身影蓦地撞进凤岚歌的脑海。

天下为聘将军请接嫁免费章节

是了,她爱慕厉钰,从来不曾遮掩,关内上下皆知。
那人是他的妻子,自然会视她为眼中钉。
但,自他们二人成亲之后,她就已经打算好将自己的心思藏起来,从未想过做什么插足人姻缘的缺德事。
那人又何至于恨她至此!?
亏她还曾欣赏于她,敬佩于她,感谢于她,甚至,心底还默默的想要祝福于她!
薛添娣看她脸色不对,斟酌片刻,方才小心翼翼道:“主子,您的脸只是暂时受伤而已,用了冯先生的雪肌膏,很快便好的,您千万不能想不开。”
呵,雪肌膏?
凤岚歌心头火气更甚,冯知初的雪肌膏每年只做六瓶,只怕今年的雪肌膏,都送到浩然轩内院去了吧,又哪里还轮的上她?
她最后深深看了镜子里的人一眼,随后将其狠狠甩开。
卫若衣,既然你不仁在先,那么,便别怪本将军不义!
铜制古镜“哐当一声”落在地上,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正巧砸在春桃趴的地方,又刚刚好砸到她的肩膀上,她立马痛呼一声,想要跳起来揉一揉,却被平凉死死按着,动弹不得,只能翻了个白眼,在心里偷偷骂了一声。
面对凤岚歌突然的发作,薛添娣和平凉两人对视一眼,十分默契的没有说话。
屋内一片寂静,半响,凤岚歌深吸一口气,蓦然道:“添娣,平凉。”
被喊到的两人立马异口同声道:“主子,您吩咐。”
凤岚歌声音没有丝毫温度:“扶我起来,我们现在回凤府。”
语气中再无半分柔弱,而是那个冷面寒霜的女将军。
薛添娣闻言却慌了,立马劝道:“主子,万万不可,您的身体现在还十分危险,若是移动,属下害怕……”
凤岚歌看也不看她,沉声吩咐:“平凉,你来扶我。”
“主子,这……属下觉得,要不您还是听薛副队长的吧,先把身体养好了,咱们再回去也不迟。”平凉偷偷看了一眼薛添娣,犹豫着没有上前,而是跟着劝了一句。
只是越到后面声音越弱,因为从凤岚歌越来越差的脸色看来,她显然不想听这样的话。
凤岚歌垂下双眸,自顾自拿手撑着床板,想要将腿挪到地上,却不料到只是这么小小的一个动作,便让她身子猛然一僵。
四肢百骸传来的疼痛,让她无法动弹。
而薛添娣还只以为她突然要走,是因为介意春桃的话,毫无所觉的继续劝道:“主子,您除了是厉将军的表妹,更是漠北女子军的统领,今日您受伤的事,军中众姐妹都已经知晓,如果我们这么简单的走了,不问将军府要个交代,那日后,下面的人该怎么想,您在军中,又该如何立足?”
平凉立马在一旁帮腔:“是啊,主子,您不能就这么走了,要走也得等厉将军过来,将事情解决了才行!”
她们说话的功夫,凤岚歌已经勉强适应了腿上的疼痛,她将整个后背靠在雕花榆木床屏上,然后腾出手来,抱住自己的一条腿,慢慢往床边移。
如此轻微的动作,她也做的十分艰难。
第一下之后,又过了好一会儿,她方才适应了一些,这才继续以手抱腿往床沿边上挪动。

天下为聘将军请接嫁在线阅读

比如此刻,那婆子见厉钰抱着卫若衣进来了,便极有眼色,并且十分淡定的悄声退了出去。
温热的水慢慢将卫若衣包围,暖意蔓延进四肢百骸,***得她的脚趾都忍不住舒展开来。
厉钰也跟着迈进木桶,看见她惬意的那样儿,跟只猫似的,嘴角不由一勾,将人带进自己怀里。
等两人沐浴完从净房内出来,晚膳已然摆在桌上。
今日又下了雪,膳房备了个暖胃的羊肉锅子,配些漠北的特色小菜,一顿饭下来,卫若衣脸色都红润了不少。
屋子里炭火烧得很旺,暖洋洋的,两人挥退左右,安居一室,静谧安稳。
哪怕在将军府,厉钰也是不得闲的,卫若衣饭后无聊,一边在屋子里绕圈圈消食,一边看厉钰处理公文。
看了一会儿,见厉钰眉头深锁,眉宇间还有些少年人的稚嫩。
脑子里悠然想起前世后来那些日子他历尽千帆,宠辱不惊的模样,这才恍然意识到,无论未来如何,如今的厉钰,不过一个十几岁的少年罢了。
她忍不住凑了过去:“作乱的人夫君可抓着了?”
厉钰放下手中的公文,揉了揉眉心:“尚未,他们一个个抱病龟缩在自己府中,没有证据,我也奈何不了他们。”
卫若衣绕到他身后,接替了他手指的位置:“不是说已经拿到书信了吗?有书信在手,终归理在我们这边,人只要还在关内,哪怕掘地三尺,还能让他们跑了不成?”
当初她把书信给厉衡的时候,也是打的将告密的几人彻底铲除的心思,没想到书信给了,事情却闹成如今这个样子。
厉钰道:“书信只是其一,我之所以要如此费尽周折,所求不过是一个名正言顺罢了。”
“名正言顺?”
卫若衣有些疑惑,那几人谎报军务,且有书信为证,还不够名正言顺吗?
厉钰道:“厉家军虽由我统帅,但在我之后,还有寡虞,衡儿,岚歌,温副将军和林副将军五位副将军,抵抗外敌,全军上下自然是同气连枝,但私底下,每个人亦有自己的际遇,既然有了亲疏,便也会有私心。”
他叹了口气,继续道:“那三人一人是兵马指挥使,一人是参将,一人是千夫长,却又分属于不同营帐,他们若是通敌叛国,不用我发令便会被自己的上官押到我面前来。但此事不同,说简单不简单,说严重又不严重。而且他们早有准备,不仅闭门不出,连我派去的那名暗卫,都被人杀害,尸体今日凌晨被丢到了将军府门口。”
卫若衣顿了顿,那些人竟然如此肆无忌惮。
厉钰又道:“若我们能顺利拿到他们唆使百姓,或者是擅自回京的证据,都能按照军法将人扣下问罪,但我们什么都没有,这其中还牵扯到了朝廷中人,如此复杂,一个处理不好,反倒会坏了士气,只能先压下来,再静观其变。”
这些话他说的风轻云淡,卫若衣却听出来别的意味。
她记得,厉钰自幼便守在边关,进京的次数一个巴掌都数的过来,朝廷中的人他应当并不认识才对。
她想了想那三人的身份,那个张庭生和何潇天的来历她不清楚,但是林浩却是不必说,他是副将军林崇骏的侄子,而林崇骏身后站的人是林贵妃。
她离京之前曾听父亲提起过,近年来秋闱一年比一年热闹,太子一派和林贵妃的五皇子一派都在积极的“礼贤下士”,朝廷之上也越来越多官员牵涉其中。
如今齐楚除了漠北有鞑子军常年侵扰以外,别的地方皆是国泰民安,盛世行文,乱世尚武,朝中此时正是文官的天下。
俗话说:“文官一张嘴,武官跑断腿。”
古往今来多少好男儿战场上浴血奋战,保家卫国,却因为得罪了文官,由得他们用三寸不烂之舌颠倒黑白,名誉尽毁不说,还引来杀身之祸。
所以自古以来军中都有一条不言于口的默契:宁惹小人,不惹文人。
卫若衣皱眉,厉钰不是那种行事畏首畏尾之人,看来是曾经吃过文人的亏。
她放下手,笑了笑:“还是夫君思虑周全。”

小编推荐

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是一部难得的好书!追书的朋友欢迎关注本站阅读天下为聘将军请接嫁(厉珏卫若衣)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哦~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