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龙王殿废婿萧阳(萧阳叶云舒)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龙王殿废婿萧阳(萧阳叶云舒)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龙王殿废婿萧阳(萧阳叶云舒)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小编把龙王殿废婿萧阳免费全文在线阅读安排上了,主角是萧阳叶云舒,讲述了萧阳一手夹着烟,一手放在脑袋后整个人靠在车上,带着些许惆怅。昭华易逝,八年光阴,改变的东西太多了。

3

举报
下载阅读

小编把龙王殿废婿萧阳免费全文在线阅读安排上了,主角是萧阳叶云舒,讲述了萧阳一手夹着烟,一手放在脑袋后整个人靠在车上,带着些许惆怅。昭华易逝,八年光阴,改变的东西太多了。八年的时间,他由一个青葱岁月的少年成长到如今,更是拥有滔天权势。

萧阳叶云舒小说简介

“我说***,你是警察,凡事可要讲证据的啊,我可没打人,不要污蔑我。”萧阳开口解释,脸上带着浓浓的委屈神色。
“呵!污蔑?”女警挑了挑眉,“难不成你想告诉我,你就站在那里,其余人是自己断手,然后内颅出血的么?”
“对!”萧阳***连连点头,“就是这样,我真的就只是站在那里。”
“胡说八道!”韩韩温柔一巴掌拍到审讯桌上,“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好好交代,不然我保证,你在入狱之前,绝对不会好过!”

龙王殿废婿萧阳全本章节

银州市警局。
萧阳被靠在一张审讯椅上,刺眼的白炽灯打在萧阳的脸上,让他只能眯起双眼,看着周围的景象,他的面前有一张审讯桌,四周是冰冷黝黑的墙壁,没有一点点的生气,常人待在这里,会让内心极为恐惧。
“嘎吱~”
审讯室的铁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噔噔”的脚步声响起。
萧阳眯着眼睛一看,来人正是刚刚在巷道中见到的女警,先前萧阳并没有好好观察对方,现在才有闲工夫打量,这个女人五官端正,走起路时,身子板正,显然是经过良好的训练,女人身高有一米七,可能因为训练的缘故,导致她的身材格外的好,夏季的警服穿在她的身上,将她那玲珑有致的S型身材完美的展现出来,走起路时带着一种美感。
女人的身材非常标准,该翘的翘,该平的平,这应该是常年健身所塑造出来的完美体形。
萧阳的目光注意到了女警的左胸,上面写着刑侦队的字样,下方有对方的名字,韩韩温柔。
“靠,名不副实!”萧阳撇了撇嘴,他观察到了韩韩温柔的右手,虎口处和食指上带着一些老茧,显然是经常玩枪所导致的,这样的女人,可和温柔两字挂不上边。
果真,韩韩温柔刚走到萧阳身前,就***在萧阳的小腿肚子上踢了一脚,“说吧,你是哪个社团的?你们老大是谁?故意械斗,致使六人手臂骨折,内颅出血,够判你好几年的了,如果坦白的话,还能争取减刑。”
韩温柔拉过一张板凳,坐在萧阳对面,眼中尽是厌恶。
“我说***,你是警察,凡事可要讲证据的啊,我可没打人,不要污蔑我。”萧阳开口解释,脸上带着浓浓的委屈神色。
“呵!污蔑?”女警挑了挑眉,“难不成你想告诉我,你就站在那里,其余人是自己断手,然后内颅出血的么?”
“对!”萧阳***连连点头,“就是这样,我真的就只是站在那里。”
“胡说八道!”韩韩温柔一巴掌拍到审讯桌上,“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好好交代,不然我保证,你在入狱之前,绝对不会好过!”
华夏京城,安全部。
安全部统管华夏内所有的警察部门,能在安全部谋上一官半职的,走到外面去,比市长还要风光。
此刻,安全部部长的办公室中,一台座机正疯狂的响起,秘书慌张的接起电话,她记得部长说过,这台座机,在全世界,也只有几人能打进来,那几个人,无一不是在世界拥有极高地位的。
秘书接起电话,连你好都没来记得说,就听电话中传来一道女声。
“告诉你们部长,那位在银州市警局,十五分钟内,让他将事情处理好。”
话说完,电话直接挂掉。
秘书不敢迟疑,甚至她点对方说的那位是谁都不知道,立马联系上了部长,安全部长正在和几名外国外交团进行交流,接到秘书的电话后,连外交工作都顾不上了。
“快,给我直接银州市厅的电话,立刻!”
银州市警局,审讯室。
韩温柔看着眼前的萧阳,已经明白这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无赖,进了审讯室,还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绝对不止一次进来了。
“我警告你,你最好给我识相一点!”韩温柔“啪”的一拍桌子,起身揪住萧阳的衣领,一双明亮的眼眸当中充满了怒火。
“***,我已经很识相了好不好,那些人本来就不是我打的,我只是受害者啊,我都说了,我只是站在公交站等公交而已,就被他们带到小巷道里了,然后他们就躺在我面前,再然后你们就出现了。”萧阳脸上带着诚恳。
“行,你不说是吧!我看你接下来说不说!”韩温柔***一揪萧阳的衣领,另外一只手捏拳,高高扬起,随后朝萧阳面门狠狠砸去。
萧阳那一脸笑眯眯的神色瞬间消失,眼神陡然变得狠厉起来。
韩温柔一直在注视着眼前这个男人,对方表情的突然变换,让她心神一愣,那狠厉的眼神,竟然让她出现一抹心慌。
“***,敢吓唬我!”韩温柔大骂一声,拳头威力不减。
萧阳被拷住的双手紧握,小臂与大臂处同时***肌肉,他能在对方打到自己之前,先挣断手铐,再将其制服,堂堂地下王者Satan,怎能随便被人打脸?
就在萧阳准备挣断手铐的那一刹那,审讯室的铁门“哐”的一声被人踢开。
一名大腹便便,穿着警服,有着国字脸的中年男人冲进审讯室中,大吼一声,“韩温柔,你干什么,把你的手给我放下来!”
韩温柔的拳头,在距离萧阳侧脸不到五公分处停了下来,萧阳甚至都感受到了这个女人的拳风。
“局长。”韩温柔转身看了中年男人一眼,低下脑袋。
“你简直胡闹!”局长呵斥一声,“谁允许你暴力执法的,去给我写份报告出来!这个人没有问题,赶快放了!”
局长表面严厉,心中实则在打颤,真是太险了,自己只要稍晚来上一点,这乌纱帽可就不保啊!刚刚市厅的一把手给自己打了电话,明确告诉自己,如果刚刚被抓的这个男人有一点损伤,自己就可以提前退休了。
“放人?”一听这话,韩温柔的头一下就抬了起来,明亮的双眼瞪得老大,“局长,他可是故意械斗,行凶!”
“胡说!哪来的械斗?你有什么证据?无缘无故的抓人,韩温柔,你可真长本事!现在立马给我放人!”局长义正言辞的下着命令。
“不放!”韩温柔的语气也很坚定,“就算没有证据,我也有权关押他二十四个小时!”
局长一脸的气急败坏,“好,韩温柔,真有你的!我今天就让你把人放了!”
“不放。”
“去,解开手铐!”局长对身后的两名警员一挥手,示意他俩去放人。
“我看谁敢!”韩温柔往萧阳身前一站,“我是市刑侦队副队长,现在行使我的权力,谁放人,就是违法,谁违法,我就抓谁!”

龙王殿废婿萧阳免费阅读

“这东海的夜色,星空依旧明亮。”
萧阳靠在车上,悠悠点燃一根烟,吞吐之间,一圈烟圈弥漫出来,似乎,与天空之中明亮的点点星光形成了呼应。
“王爷,您这是想家了吗?”
小七小心翼翼的看着萧阳。
“啪”
这话说完,他就直接给了自己一巴掌,一脸懊恼之色,“我乱说什么,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么多年了,还是改变不了喜欢乱说的习惯。”
然而,萧阳却没有理会他,而是看向西方夜色的点点星辰,由于刚下过雨,如今,空气格外清新,乌云散去之时,天空清澈明亮无比。
“真想回去看看老人家。”
他叹息了一声。
“啊?”
小七愣了愣,而后醒悟过来,应该是王爷的爷爷。
“八年过去了,我外公也有八十之龄了。”
萧阳一手夹着烟,一手放在脑袋后整个人靠在车上,带着些许惆怅。
昭华易逝,八年光阴,改变的东西太多了。
八年的时间,他由一个青葱岁月的少年成长到如今,更是拥有滔天权势。
然而,却依旧忘不了东海。
这是,他儿时的家。
有些人,纵使一辈子,也不可能遗忘。
譬如,那个,小时候带着他到山上去挖野菜,身形健硕,言谈爽朗的老人家。
那是,他的外公。
他外公有两子两女,除了最大母亲以外,其余的三个子女都在老家。
然而,正是最有出息的女儿和女婿,却英年早逝,白发人送黑发人,是怎生的悲痛。
“希望一切都好吧。”
声音低沉,带着无奈。
人世匆匆,哪有完美可言?
任凭你权势滔天,依旧只是过眼云烟,任凭你芳华倾世,到头来,也不过化作红粉枯骨罢了。
“王爷,小七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小七带着犹豫之色。
“说。”萧阳看了他一眼。
道,“您在这里感慨好像也没啥用,既然想老人家了,那就回去看看他呀,几个小时的车程就到了。”
“”
萧阳闻言,竟然是呆愣当场。
小七心中有点儿不安,“我,我也只是随口一说,您有自己的想法,别,别当真”
“走,上车。”
忽然间,萧阳掐灭手中的烟,略显振奋的打开车门***。
“啊,好。”
小七陡然惊醒,咧嘴笑着,箭步冲进车内,驾车离开。
一颗归乡之心,如箭一般。
东海,丹桐镇。
青平村。
这个地方的点点滴滴,对萧阳而言,早就烂熟于心。
八年前的他十六岁,也就是说,在东海居住了十六年的时间。
然而,十岁以前,他都是住在青平村。
小时候,父母创业艰难,没空照顾他,就将他寄养在外公家,每天由老爷子带着上山挖笋打猎,日子过得好不自在。
十岁后,萧氏集团崛起,他由于上学,也被送往东海,但是,每到假期,他都会回来陪着二老。
然而,八年前大变过后,再也未曾相见。
此刻,天色刚刚发亮,村内犬吠鸡鸣声不断,时而能见到一群小孩在路上玩耍着。
农村的孩子,不比城里娇贵,天色刚发亮,就冲出家门到处玩耍。
村口,商务车缓缓行至,正在玩耍的一些孩子,不仅没有感到害怕,反而好奇的凑上前去,想看看是哪家的车子。
“人生前十载,我在这里长大。”
熟悉的口音,交错遍布,挂在路边的陈旧电线,碎石路,带着沧桑的记忆。
近乡情怯,哪怕萧阳身为无上王者,当他踩在碎石小路上,看到了不远处哪一栋三层楼高的农村小平楼的时候,眼神不由得颤抖起来了。
“花儿开,红的红,白的白,花儿好看我不摘,人人都说我真乖。”
几个小孩带着稚嫩,却又开心的童音,在他的耳中荡漾起来。
天真烂漫的童音,带着些许风声,从他的身边跑过。
萧阳不由得眯起了眼睛,轻声哼起来,“一二三四五六七,七六五四三二一。七个阿姨来摘果,七个篮子手中提。七个果子摆七样,苹果、桃儿、石榴、柿子、李子、栗子、梨”
“哈哈哈”
一曲作罢,萧阳开怀大笑。
他还记得,儿时和几个小伙伴到处玩耍捣乱,不是上山摘野果,就是到河里摸鱼。
村内村外,尽皆留下了他们的痕迹。
欢声笑语,仿佛在昨日。
然而,春风易逝,时光老去,竟是如此之快。
如果不是儿时在相间长大,若是从一出生就是萧大少,也许,他将会跟陆天龙等富家子弟一般无二。
然,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唯有经历过乡间生活,才会明白,那幸福生活得来之不易。
这一刻,本是七老八十的老人,速度却是比年轻人还快,直接冲到萧阳面前,饱经风霜,皮肤粗糙的手,颤抖着抚摸上萧阳的脸,泪珠,再也止不住掉落下来。
“老头子,快过来吃饭,等会吃过饭还要去老姚家帮忙呢。”
“”
“大清早的,是谁啊?”
蹲坐在门槛上,低头抽着旱烟,头发发白的叶兴站起身,正准备回屋内吃饭,偶然一瞥,却见有一个挺拔的身影正站在不远处。
声音,带着不可置信和震惊。
“是啊,还不如五千块钱卖给我们,反正你们也活不了几年了,省着点用,也差不多够养老了。”
老人家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那一张犹如刀削斧凿的脸,手中燃烧到一半的旱烟掉到地上也不知,声音带着颤抖,“小阳子?”
不知不觉,眼角竟然已经湿润。
叶兴目光颤抖着,忍不住擦了擦眼睛,然后,又揪了揪自己的胡须,疼得龇牙咧嘴的,然后伸出手去摸了摸萧阳的脸,一连串动作,才确定了眼前之人,就是失踪了八年的孩子。
房屋内,头发半数发白的曹翠手中拿着盘子从屋内走出来,刚好见到这一幕,惊得就连盘子也掉在地上。
“叶老啊,说真的,你那块地留着也没用,说什么要给你的外孙建房子成亲用,但是,你不看看你们老两口,这几年来,有哪个子女外孙回来了?”
“咦,门外有人。”
“萧阳,好孩儿,真的,真的是你回来了吗?”
“哈哈哈,好好,好孩子,你终于回来了。”
“呦,叶老头,这大清早的,竟然来客人了,真是稀客啊。”
声音激动无比,带着骄傲,恨不得大声宣布,自己的乖孙还活得好好的,而且,回来了!
“外公,是我,孩儿回来了。”
萧阳身形颤抖着,目光带着激动之色,三步并作两步,瞬间到了老人家的面前。
“叶老头,别急着叙旧啊,跟你说的事情怎么样了?”
他只是随意站着,但是,却仿佛那冉冉升起的朝阳都比不上他身上的色彩一样。
这一看之下,刹那间呆愣住。
“碰是,是小阳子?”
八年不见,二老苍老了许多,头发尽数斑白,眼睛已然浑浊,身形不再往常那般矫健,然而,他们依旧不忘这个外孙。
可,谁曾想,如今,一切尽皆应验。
生而不凡,天生为帝,本是一句玩笑话。
几许轻蔑的笑容,逐渐绽放开来。
后来,饶是他成为萧大少,却也从来都不曾忘记,自己也是从乡下走出去的。
“外婆,是我,小阳子回来了。”
他们的话,使得重逢之喜,好似被泼了一盆冷水,重逢中的三人,也逐渐冷静下来。
“您都说了,我生而不凡,天生为帝,故而,您老给我取名为萧阳,小名叶阳,怎么可能夭折呢。”
萧阳笑意绵长,双手抱着比自己低了一个脑袋的老人家。
不正是,从小抱着自己,哼着儿歌,哄自己睡觉的外婆曹翠吗?
不过,他们并未多想,而是笑嘻嘻的自己朝着院内走去,非常熟悉一般,抽出几块凳子,就这么翘着腿坐着。
萧阳的声音颤抖着,紧紧地,将两个老人抱着。
带着无与伦比的激动,紧紧地抱着萧阳,声音哽咽,“好孩子,太好了,想死外公了,老头子知道,你生而不凡,怎么可能夭折,哈哈哈”
身形消瘦,但是,却挺拔无比,一袭风衣,犹如画龙点睛一般,使得他身上带着一股超凡的气质。
步伐逼近,庭院就在眼前。
一声吆喝声传出来,声音苍老,却中气十足,显得如此熟悉。
不远处,几个汉子走过来,见到这一幕,不由露出诧异之色。
八年后归来,无人识君,唯有,两个老人,第一眼就认出了自己。

小说推荐

怎么样,小编带来的龙王殿废婿萧阳(萧阳叶云舒)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没让大家失望吧,关注本站哦!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