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校园纯爱 > 娇软的她(沈慕乔宋白杨)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娇软的她(沈慕乔宋白杨)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娇软的她(沈慕乔宋白杨)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沈慕乔宋白杨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娇软的她章节在线阅读。该小说作者是青梅煮九,讲述了 沈慕乔本以为自己撩了个老派禁欲僧,到手后才发现那家伙原来是只披着袈裟的大灰狼!

3

举报
下载阅读

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沈慕乔宋白杨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娇软的她章节在线阅读。该小说作者是青梅煮九,讲述了 沈慕乔本以为自己撩了个老派禁欲僧,到手后才发现那家伙原来是只披着袈裟的大灰狼!宋白杨第一眼见到她时,只觉得满心生厌,恨不能避而远之,哪知后来一朝情动,步步沦陷。

沈慕乔宋白杨小说简介

中午12点整,空荡荡的教室只余下了两人,一个宋白杨,一个沈慕乔。
宋白杨留在教室,目的很纯粹,为的是不跟别人挤食堂,顺便省出时间看几页书。
沈慕乔留在教室,目的更纯粹,为的是能安安静静地看宋白杨。
没错,她喜欢宋白杨——从入学考试那回坐在他后面开始。
藏着掖着,不是沈慕乔的性子,若换了旁人,她早便使出了别的什么手段,哪会像现在这样,就这么安安静静地远远看着。
可是宋白杨不是旁人。

娇软的她章节全文阅读

中午12点整,空荡荡的教室只余下了两人,一个宋白杨,一个沈慕乔。
宋白杨留在教室,目的很纯粹,为的是不跟别人挤食堂,顺便省出时间看几页书。
沈慕乔留在教室,目的更纯粹,为的是能安安静静地看宋白杨。
没错,她喜欢宋白杨——从入学考试那回坐在他后面开始。
藏着掖着,不是沈慕乔的性子,若换了旁人,她早便使出了别的什么手段,哪会像现在这样,就这么安安静静地远远看着。
可是宋白杨不是旁人。
他跟她曾接触过的那些男生都不一样,具体怎么个不一样,她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褚曼宁曾调笑她,“有什么不一样,不就是穷么?你看上宋白杨,在我眼里,就跟‘扶贫’没什么差别。”
就为这句话,沈慕乔两个星期没再搭理过褚曼宁一句。
身边的朋友都说她这是好胜心切,所以越是得不到,便越是想要,甚至还有人背着她打了赌,就赌宋白杨被追到手以后,多久会被甩。
他们都将这当做是一场游戏,只有沈慕乔心里清楚,这一回,她是真的鬼迷了心窍。
时间就这么又过去了五分钟,到了12点05分,宋白杨简单收拾了下桌面,便准备去食堂吃饭。
一抬头,正好撞上沈慕乔的目光。
他没有闪避,却也毫无回应,只是拉开椅子站了起来,然后面无表情地向门外走去。
在这个学校,他习惯了独来独往,却丝毫不觉得***孤独。
每天中午陪他在教室里,偶尔会偷看他的女生,对方的心思,他也明白,不说破,不理会,是因为懒得纠缠。
富家千金?
不好意思,他没兴趣。
只是这一次,沈慕乔却抢先一步将他堵在了门口。
一米六五的个子,却妄图堵住一米八二的他。
“同学,有事么?”宋白杨眉头微皱,神情有些不悦,却还是尽量礼貌地问道。
“宋白杨,我……”沈慕乔光洁的额头隐隐有汗,耳边的碎发随风微动,双手绞在一起,嘴唇微启,可就是说不出话来。
宋白杨等了一会儿,没了耐心,转身就要往后门走去。
“等等!”沈慕乔突然又开了口,“宋白杨,我有话要对你说。”
语速是正常说话的两倍。
宋白杨脚步一顿,停驻了三秒,终究是回过了头。
脸上的神情,却比阴雨天还阴。
想必沈慕乔接下来要说的话,他心里也猜到了十有八九。
可沈慕乔见了他这副模样,喉头一哽,硬是将原先想说的话给咽了回去,改口道:“宋白杨,我有道物理题不会,可以问你吗?”
听了这话,宋白杨眉头舒展,像是松了一口气。
沈慕乔却有种郁结于心的感觉,嘴角也不由自主地下撇。
“可以。”
多么简单干脆的两个字,好像生怕多用了半个语气词,也会跟她扯上不清不楚的关系似的。
沈慕乔的肩膀松了下来,默默让道。
宋白杨便头也不回,脚步匆匆地向着食堂方向去了。
沈慕乔看着他决然的背影,一咬唇,一握拳,仿佛就这么突然“开窍”了。
于是,那天之后的整整一个礼拜,褚曼宁都没在沈慕乔嘴里听到过“宋白杨”这三个字,也没再过那个角落一眼。
她掰了手指头一算,调笑道:“娇娇,光速啊,这回追上甩掉只用了一星期不到?”
“滚!”沈慕乔一听这话,狠狠瞪了褚曼宁一眼,扯过一本书想随意翻翻,结果发现是本《物理》,气得又“啪”的一下把书扔到一边。
宋白杨将来的理想是研究量子力学,所以他在物理这门课上尤其下苦功。
沈慕乔之前的兴趣是宋白杨,所以懒散惯了的她唯独在物理课上能坚持不瞌睡。
可是现在……
对现在的沈慕乔而言,物理就等于宋白杨,与她相看两生厌!
褚曼宁鼻子一嗅,就知道事有不对。
“祖宗,你到底怎么了?难不成是你被……甩了。”褚曼宁小心地问道。
别看沈慕乔先前对着宋白杨温柔小心,在这个圈子里,沈家千金可是出了名的“朝天椒”,轻易无人敢惹。
褚曼宁算是个例外,据说两人小时候偷跑出去,差点儿同被火车压,算是有“过命的交情”。
沈慕乔刚才还心烦意乱,这会儿却是完全冷静下来了,只是从嘴里淡淡地吐出四个字:“无可奉告。”
她这么说,褚曼宁便也不再多问。
反正在她看来,沈慕乔原先那样子,本就是迷了心窍着了魔。
于是她又嬉皮笑脸地勾过沈慕乔的肩,说道:“娇娇,周六李骏一组了个局,问我们去不去。”
“李骏一?哪个李骏一?”
沈慕乔的记忆中查无此人。
“就小学那会儿,***节给你买了束康乃馨的那个啊!”说到陈年八卦,褚曼宁两眼放光。
“有言在先,红线不牵。”沈慕乔看了一眼闺蜜,真诚脸道:“我的心里现在可只有学习。”
“放心放心。”褚曼宁再三保证道:“就是随意聚聚……”
见沈慕乔依旧不为所动,褚曼宁才终于交了底:“那个,周鸿渐也去的。”
“哦?”听到这个名字,沈慕乔语调上扬,笑得暧昧。
原来自己才是被拉去做电灯泡的。
“行不行啊,娇。”褚曼宁晃了晃她的手臂,撒娇道:“你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大仙女!”
沈慕乔无奈摇头,说了句“真受不了你俩”,便算是答应下来了。
褚曼宁夸张地给了沈慕乔一个拥抱,开心得就像是隔壁家的二黄。
沈慕乔漠然,表示自己并不想多评价褚曼宁与周鸿渐这对一个月内三分三合,作天作地的小情侣。
轰趴对沈慕乔而言,其实无趣得可怜。
李骏一在她耳旁叽里呱啦一通讲,她其实也没什么兴趣。
不过,沈慕乔不得不承认,虽然她对瘦下来的李骏一依旧毫无感觉,但被献殷勤时,却还是觉得十分受用。
尤其是在宋白杨那儿受了打击以后,她似乎迫切地需要某种“虚荣”来证明自己。
沈慕乔其实没仔细听李骏一讲了什么,只是偶尔点点头,或是浅笑一下,露出两个不深不浅的梨涡。
李骏一犹如受到鼓舞,更加一发不可收。
你看,她其实很懂得怎样把控一个男人的情绪,怎样不着痕迹地表现自己,不是吗?
只可惜……
沈慕乔想到郁闷处,端起桌上放着的果酒猛得喝了一口。
只可惜她的这些“伎俩”,在面对宋白杨时,就像是一拳头打在棉花上,怎么也使不上劲。
宋白杨明明不在这儿,但她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却优雅做作得仿佛他就在现场盯着她似的。
事实证明,她也没有那么可怕,更非无人问津,既然如此,干嘛非得盯着块木头呢?
哼。
就这么想着,沈慕乔居然真的从鼻腔中发出了一声冷哼。
李骏一明显愣了一愣,却也没有深究。
沈慕乔肯这么耐着性子听他说一堆有的没的,他已经觉得很意外了。
就在这时,不知是谁突然尖声提了一句。
“慕乔,怎么不把你男朋友带来啊。”
沈慕乔抬头一看,原来是死对头林清雅,蹬着恨天高,下巴倨傲地扬起,正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男朋友?”李骏一一愣,目光在沈慕乔与林清雅二人之间游离。
他小学五年级便出了国,并不知道沈慕乔和林清雅之间的恩怨,这会儿却也看出了些端倪。
沈慕乔一别头,根本懒得理她。
林清雅却依旧在那里自说自话,“宋白杨呀。”
这句,回的是李骏一,接下来的话,针对的则是沈慕乔。
“谁不知道你沈大小姐新近看上个只能吃女人软饭的穷小子,怎么,这么快就玩腻了扔了?”
林清雅以为沈慕乔吃了瘪,应当像哑巴吃黄连那般,忍气吞声,谁知道,沈慕乔居然蹭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将剩下的那杯果酒悉数泼在了她的脸上!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快到她根本躲闪不得!
“沈慕乔,疯了你!”林清雅尖叫道,顾不得形象,冲上去就要去抓沈慕乔的头发。
“干什么干什么!”听到这儿的动静,褚曼宁抛下周鸿渐,三步并作两步走来,一把捏住林清雅扬起的手腕。
李骏一一看事态的发展有些不对劲,赶紧也站出来打圆场,哄了半天林清雅才肯消停,拿起包忿忿地走了。
褚曼宁将李骏一拉到一旁,表示恨铁不成钢:“请谁不好,林清雅?你这不是诚心给娇娇添堵吗?”
“我哪知道她们之间的恩怨。”李骏一亦是一脸后悔,不过局面既成,也只好认栽。
犹豫了一下,李骏一还是开口问道:“曼宁,宋白杨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褚曼宁咬唇,沉吟了一会儿道:“哎,总之这是个地雷,你别去踩就行了。”
褚曼宁本以为沈慕乔是真放下宋白杨了,可看刚才沈慕乔的反应,却又分明不是。
以往林清雅说什么风凉话,沈慕乔都只当是苍蝇嗡嗡叫,从不屑理会,今天就因为林清雅损了宋白杨,便直接与她撕破了脸皮。
可见这女人呐,终归是口是心非的。

娇软的她章节免费阅读

高二上学期第三次月考的成绩下来了,宋白杨依旧是年级第一,在玉成中学,却没什么人关心这个。
玉成是B市的私立高中,师资力量其实算得上雄厚,无奈生源不大尽如人意,因而每年高考放榜后,都没有可以用来宣传的事迹。
也正因如此,中考全市第一的宋白杨才被现任校长看中,以免学费外加高额奖学金的条件,从一中手里“挖”了人过来。
据传闻,宋白杨的父母都是外来务工人员,家里还有个在读艺术类学院的姐姐,日子过得比一般家庭还要拮据些。
在整个玉成高中,一穷二白却奋发上进的宋白杨,就像他的名字,挺拔而坚忍。
在同龄人还心存幻想的年纪,宋白杨却像个深山寺庙里的老僧一般,把什么都活明白了。
出成绩当天的放学后,受到“特别关照”的沈慕乔,照例被班主任杨老师叫到办公室“喝茶”。
杨老师是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教语文,兼任年级部主任,平日里对别的班的学生凶得吓人,人送外号“暴力摩托”,偏偏在面对自己班学生的时候,就像个慈爱的老父亲,所以1班的学生背地里都叫他“老杨”。
老杨今天的心情貌似不错,对于这一点,沈慕乔觉得自己也占了一部分功劳。
这回,她的排名比上次月考整整进步了一百名,年段五十,想来老杨对自己爸妈也算是有个交代了。
只见老杨将沈慕乔各门功课的试卷匆匆浏览一遍,然后扶了扶眼镜,对着沈慕乔笑着说道:“不错,这次很有进步,语文、英语本就是你的强项,就不多说,化学和生物这次考得也还可以,就是这物理……”
老杨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酝酿了一会儿辞藻,像是害怕会误伤沈慕乔的学习热情似的。
“咦?我记得你上回物理考得还可以,这次怎么刚及格呢?是不是学习新知识时遇到什么困难了。有问题可以去找王老师嘛,或者,我们班的宋白杨物理也很不错,你可以多去问问他。”
宋白杨……
不知为何,沈慕乔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觉得自己的心脏又像是漏跳了一拍似的,还有点生疼。
自从上回把他堵在教室门口以后,她已经很久没有主动记起过他了。
“沈慕乔?”见沈慕乔低头不语,老杨出声提醒了一句。
“哦,好的老师,我记住了,下次一定努力。”
沈慕乔抬头,又露出了她面对长辈或老师时的招牌微笑。
老杨于是微微点头,一脸欣慰,觉得孺子可教。
大概这个世界真有种神秘力量,沈慕乔前脚刚从老杨的办公室走出,隔壁办公室的门也有了动静。
门一开,出来的不是别的人,正是宋白杨,手里揣着一本《五三》,像是刚请教完问题。
见了沈慕乔,宋白杨神情明显一滞,手臂一紧,手背上露出几根青筋。
沈慕乔见了宋白杨的反应,却大大方方地嘴角上扬,然后转身头也不回地往楼梯口走去。
她这是要告诉宋白杨,对她而言,他已经是过去式了,所以他根本没必要再一见她就如同见了豺狼虎豹似的,唯恐避之不及。
今天的偶遇,更不是她精心策划的“巧合”。
这样的分别,也算是给她的单恋正式画上了一个句号,对过去说了再见。
原本,沈慕乔自己当时那种洒脱的表现很满意,甚至暗戳戳在想宋白杨会不会有那么一点儿后悔。
谁知,第二天,老杨就抽了风,做了座位调换,把她的同桌换成了宋白杨。
原本是为着她一人的,却欲盖弥彰地把班上大部分的同桌都给拆了,其中,就有两对小情侣。
一时间班上怨声载道。
沈慕乔更是想把自己的脸往书桌里钻。
她这昨天刚从老杨办公室出来呢,今天就跟他成了同桌了……
不知道,他会怎么看呢。
对了,还有昨天那个嘴角上扬的动作……
沈慕乔努力回想着自己当时的表情,将它与得逞的奸笑做了对比,脑海中开始了疯狂的场景重现。
褚曼宁推了一把沈慕乔。
“娇娇,你的表情怎么跟吃了那什么似的啊,你现在真的讨厌宋白杨到这个地步了?”
沈慕乔不语。
“那……那你去跟老杨说呗,他肯定同意给你换啊。”
褚曼宁说着就要拉沈慕乔去老杨办公室,沈慕乔却只是将头埋进臂弯。
而周围的同学们已经开始不情不愿地搬书、换位置了,有新旧座位临近的,为了方便,甚至直接整张课桌一起换,教室里满是嘈杂的声音。
就在这时,一股青柠味不经意间侵入了沈慕乔鼻腔,她猛地一抬头,正对上宋白杨的脸,他的手里正抱着一摞厚厚的书。
“这位同学。”宋白杨看的却是褚曼宁,“麻烦让一让。”
“哦……哦,好,好的。”褚曼宁是第一次这样近距离地面对宋白杨,一向来牙尖嘴利的她居然成了结巴。
褚曼宁说话间,便给宋白杨让出了位置,从前面的座位绕过,换到了沈慕乔的右手边,却只是悄无声息地站着,再不提什么去找老杨换座位的话。
沈慕乔却觉得坐立难安。
教室里明明冷得很,她却觉得脸上烫得就像是要烧起来了似的。
“那个,娇娇,我先撤了哈,我也得换位置呢。”褚曼宁尬笑一声,便溜之大吉,沈慕乔因此在心里默默地记了一仇。
娇娇?
听到这个名字,宋白杨睫毛一动,用余光瞟了一眼局促不安的沈慕乔,面上却不露声色。
十分钟后,教室里终于恢复了安静。
沈慕乔觉得她跟宋白杨没什么可说的,于是决定虽为同桌,但相敬如“冰”,各自为政。
一天过去,沉默,成了他们做过的,最有默契的事。
可是一直这样过了三天,沈慕乔却又觉得,有句话,实在是不得不说!
要是不说,她简直是寝食难安。
于是——
中午十二点整,又是别的同学都奔向食堂的时候,教室里又只剩下了他们两个。
“咳咳。”沈慕乔清了清嗓子,酝酿了一下神态和语调后说道:“那个,不是我找老杨换的座位。”
“嗯。”宋白杨淡淡地应了一声,好像他从来没有这样认为过一样。
“嗯?!”沈慕乔却难掩激动,并且又失去了表情管理。
敢情她一个人自导自演了那么多小剧场,想象他鄙弃她的眼神,想象……都只是她自个儿给自个儿找不快?!
“嗯,我知道。”宋白杨居然又重复了一遍,还多加了三个字!
沈慕乔觉得自己现在的心情就像是粉丝见到自己的爱豆一天之内发了三条微博自拍——过年了!
但是她必须克制自己的激动。
所以她重新酝酿了自己的神态和语调,然后平静地对宋白杨说道:“哦,那我吃饭去了。”
细数起来,这好像是他们之间的第三次对话。
第一次还是在入学考的考场,她耍了个小心机,问宋白杨借了支笔,后来……咳,到现在也没还。
这天过后,周末成了沈慕乔最讨厌的日子,她甚至会想,玉成中学为什么不像一中那样,搞个住宿制,这样周日就能返校,晚上还有晚自习。
褚曼宁听到她的想法后,直呼“疯了疯了”。
“沈千金,沈娇娇,请问宋白杨同学到底是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让你为了多见他一面甘愿忍受学习的***,来,话筒给你——”
说着,褚曼宁便将手指握成个圈状,当做话筒递到了沈慕乔嘴边。
沈慕乔笑骂了一句,将她的手推开,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反过来盘问道:“说,你那天为什么就这么丢下我一个人跑了。”
“哪天啊?”褚曼宁边开了罐汽水边问,她大大咧咧惯了,还真不像沈慕乔这样心思细腻。
“就是换座位那天啊,你见了宋白杨,就好像老鼠见了猫似的。”在褚曼宁面前,沈慕乔倒也不绕弯子。
“哦,那个啊!”经沈慕乔这么一提醒,褚曼宁倒是一下子想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他的时候,有种森森然不可冒犯的感觉,中国不是有句古话,叫什么‘莫欺少年穷’么?我看用在宋白杨身上就贴切得很。”
沈慕乔一听,有些按捺不住自己面上的喜悦,那种心情就好像是自己从沙漠里捞到的金子终于有一天被别人瞧见了,又得意,又不想让第二个人看这块金子。
即便如此,沈慕乔还是损了褚曼宁一句,“你当初可不是这么说的。”
“那……”褚曼宁眼珠子一转,奉承道:“那还不是为了衬托出娇娇你的眼光毒辣!”
沈慕乔听了更是受用,于是乎又在闺蜜的甜言蜜语之下结了账。
出了餐厅,二人刚要上车,却看见不远处的街角,有一对父子正在为着什么事而争吵,那少年的背影,竟然像极了宋白杨。
“哎哎哎——”
沈慕乔刚要上前去一看究竟,便被褚曼宁急急拦住,“你去做什么?这是人家的家事,也许他根本就不想让你瞧见呢。”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娇软的她(沈慕乔宋白杨)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全书情感细腻而真挚,过程精彩有趣,很戳人萌点!大家可以相互分享,相互推荐,拒绝书荒!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