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逸宸芸汐小说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逸宸芸汐小说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逸宸芸汐小说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一部最火的言情小说——逸宸芸汐全文在线阅读精彩内容分享给大家:“本帝君要你的命有何用?我要的是你的听命!”逸宸将床边的玻璃杯砸在赤霄将军脚边,瞬间碎裂一地。

3

举报
下载阅读

一部最火的言情小说——逸宸芸汐全文在线阅读精彩内容分享给大家:“本帝君要你的命有何用?我要的是你的听命!”逸宸将床边的玻璃杯砸在赤霄将军脚边,瞬间碎裂一地。

小说介绍

赤霄将军愣了愣,轻轻摇头:“崖底深不可测,凶险恶疾,派去的人还没回来。”
“赤霄,你跟了本帝君多久了?”逸宸捏了捏眉心,声音憔悴。
“回殿下,四百年了。”赤霄将军的声音有些低沉。

逸宸芸汐免费阅读

赤霄将军愣了愣,轻轻摇头:“崖底深不可测,凶险恶疾,派去的人还没回来。”
“赤霄,你跟了本帝君多久了?”逸宸捏了捏眉心,声音憔悴。
“回殿下,四百年了。”赤霄将军的声音有些低沉。
“这四百年间,你从一个无名小卒做到统领千军万马的将军,自是深得本帝君喜欢……但今天,你却连着做错了三件事!”逸宸的声音愈见发冷。
赤霄将军立马跪了下来,没有丝毫犹豫。
“卑职的命是殿下的。”
“本帝君要你的命有何用?我要的是你的听命!”逸宸将床边的玻璃杯砸在赤霄将军脚边,瞬间碎裂一地。
“那两个死囚如何从仙牢逃脱,为何要伤害帝后,本可以严刑拷打审问一番,你却将他们毙命!本帝君命你亲自送玉侧妃回府,但你却一直在附近没走!你是翅膀***还是别的目的?”
逸宸一想起芸汐从崖边坠落的画面,心里的窟窿又隐隐作疼。
“在卑职眼里,殿下活着比什么都重要。”赤霄将军语气不变,丝毫没有因为帝后人的死去而悲痛。
毕竟在他眼里,死是常事。
任何人的性命,都是蚁虫般不足挂齿,除了逸宸的命。
“官职不变,法器没收,自己去惩戒壁领罚吧。”逸宸对自己的爱将也是爱恨交织。
“是。”赤霄将军没有任何反驳的情绪,默默起来准备往外走。
逸宸突然叫住他:“等找到帝后,再将功补过。”
赤霄将军顿了顿,应声后便迅速离开。
逸宸揉了揉太阳***,他总觉得自己的脑袋即将炸裂。
那种痛到无法言说的感受,让他的心怎么都沉静下来。
逸宸想起了芸汐在最后说的那些话,他一点都不想去探明真相。
眼下一切,唯有找到她才最重要。
七日后,派去幽冥断崖底下搜寻的人终于传来了消息。
崖底是深不见底的血水,猩红水中飘着一只带血的布鞋,还有堆积成山的骨骼残骸。
芸汐,没有找到。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怎么就找不到?给我掘地三尺也要找到她!”
逸宸怒吼着,将寝殿里的东西都砸了个稀巴烂。
从胸口冒出的寒意蔓延至四肢百骸,让他恐惧到极点。
那幽冥暗河是蛮荒之地唯一的溪流,可其中的血水只要沾身,会瞬间腐蚀肉身,化作白骨。
那奄奄一息的芸汐呢?
逸宸的脑袋里一片混沌,他连连摇头。
不,她是天界雪神,不可能会掉入那幽冥暗河。
更不会化成白骨……
他费力安慰着自己,就像一个溺水挣扎的人,努力寻找可以自救的浮木。
可他伸手抓去,四周空荡荡,一切皆幻象,没有一线生机。
逸宸像失心疯一样冲进了玉狐宫,床榻上的玉芙正发着高烧,整个人病恹恹。
“说!你怎么会孤身一人去了幽冥断崖?那些死囚为什么要绑你!”逸宸对玉芙没有半分怜惜之意,直接将她的手腕攥得青紫。
毕竟这个女人只是自己解闷找乐的存在,若不是因为怀了孕,群臣又不停施压要他诞下龙的传人,他怎么会硬将她带回帅府。
可自打她进府,一堆堆破事接踵而来,让他昏了头,也失去了曾视若珍宝的人。
那日自己收到匿名飞镖信,说芸汐带领死囚越狱绑了正在坐月子的玉芙,要他孤身来幽冥断崖做个了结。
逸宸火气上头,直奔断崖后,未曾多想便将事件定局。
可此刻细细回想,那个一咳就吐血的女人,真的有本事伙同两个死囚越狱,然后回乾华宫绑了玉芙吗?
用脚趾头想,都没那可能。
他一定是疯了,才没有第一时间明辨是非。
逸宸掐住玉芙的脖子,誓要将自己的忏悔化成愤怒,全都发泄在这个女人身上。
“咳咳……”玉芙本就高烧得脑袋发晕,此刻被逸宸掐着脖子更是难受不已。
“殿下,玉儿什么都不知道……”

,逸宸芸汐全文阅读精彩章节

她从未想过自己会离死亡如此之近,那窒息感让她近乎昏厥。
之前生孩子和绑在崖边吹冷风,都没能让她觉得这般害怕过。
“玉儿不想死……殿下……”玉芙每一个字都吐得无比艰难。
逸宸听着这话,却突然红了眼眶:“她也不想死……她也不想死啊……”
他手下的力度弱了几分,玉芙便竭尽全力挣脱开来,缩在床角瑟瑟发抖。
“玉儿只是想去看看姐姐,她却将我打晕……等我再醒来,人就已经被绑在了崖边,其他的我一概不知……”玉芙断断续续地解释着,声音中透着一丝委屈,“若是我自己去的崖边,怎么会孤身一人连个侍女都不带?殿下心底终究只有姐姐一人,玉儿和那死去的孩子连个落脚地都没有……”
逸宸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怒火渐渐平息。
“等出了月子,你就回净居阁待着吧。”他给玉芙下达了命令。
玉芙鼓大眼睛,不敢置信看着他:“殿下,您不要玉儿了?”
“要不是因为怀孕,你以为你有资格进乾华宫?”逸宸的眼眸中没有一丝柔情,“在净居阁里,吃的穿的用的,一样都不会让你比现在少,你要是不乐意,就自谋生路去吧。”
他说完便不再等玉芙回应,直接大步离开。
若不是念在这个女人给自己生过孩子的份上,逸宸也不会替她考虑这些。
看着逸宸离开的背影,玉芙咬碎了牙往肚里吞,气得浑身发颤。
那个女人都死了,自己还不能动摇她在他心底的地位吗?
本以为她一死,那帝后一位就非自己莫属,没想到他居然要赶自己走!
玉芙捏紧了棉被,眼眸中闪过一丝阴鸷。
她好不容易进了天宫,绝不会这么轻易离开!
……
昏天暗地,四周无比混沌。
没有四月星辰,亦无白天黑夜,春夏秋冬。
“沙沙”
粗粝砂石随风扬起,再落到碎石地上,带来细微声响。
“嘎嘎——”
枯林间飞过三头骷髅鸟,在地面映出墨黑影子。
不远处还有凶兽的低嗷声,处处透着危险气息。
“咳咳……”一阵带喘的咳嗽声打破了这份禽类与兽类的无形交锋。
这咳嗽声一出,周围瞬间变得一片寂静,Y.B独家整理鸦雀无声。
一个身穿粗麻布衣,面色苍白的女子弯腰在沙地里徒手挖坑,似在找什么东西。
不一会儿,她便找挖出一个白色虫茧。
她放至鼻翼下嗅了嗅,神情微亮。
“夜冰公子,我找到了石虫茧!”她的声音在山谷中回音缭绕。
身背竹篓的夜冰走了过来,看向女子的神情透着一丝无奈:“小灵,石虫茧剧毒无比,你身子弱,以后就别找了。”
那布衣女子,也就是失踪数月的芸汐轻轻一笑,小心翼翼捧起砂砾中的石虫茧放至了夜冰身后的竹篓中。
“我的命是夜冰公子捡回来的,除了帮你找找草药,其他的我也无以回报。”
芸汐轻声说着,又咳嗽了几声。
回想起鬼门关走过的那一遭,她现在还心有余悸。
那日她坠落幽冥断崖,蛮荒之地的威力能将任何生灵的法术封印,她根本没法自救。
加上胸口的血窟窿,鲜血流淌,仙根受了重创,浑身都是抽筋剥皮之痛。
还没落地她便已经昏死过去。
等她醒来,已经躺在了一个石块搭建的平房之中,浑身无法动弹。
那坐在床边给她身上各处伤痕涂抹药水之人,便是夜冰。
原来那天她往下坠时,夜冰正在底下寻找食物。
他觉察到异样,仰头一看,便看到一个不明物被崖壁上的枯枝拌了几下,再滚落下来。
眼看那不明物就要摔落幽冥暗河,夜冰没有多想,直接丢了竹篓就伸手去接。
奈何冲击力还是很大,夜冰抱着芸汐重重摔落。
芸汐除了剑伤,就是几处轻微的皮外伤。
夜冰则手腕直接脱臼,但他也忍着疼痛将昏迷不醒的芸汐抱回了石屋。
芸汐在床上昏迷了七天七夜,才醒过来。
爱至骨髓的男人要杀她,这个陌生男人却竭尽全力在救她。

小编推荐理由

今天的推荐就到这里了,更多精彩的小说小编也会慢慢的在推送出来。如果这本小说还不能让你满意,翻翻小编之前的推文,相信应该会有你喜欢的。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
'); })();